六十五岁之后/耶 生

  六十五岁之后的事,我十年前就想到了。

  到我这一代,平均寿命九十岁应该不是梦。如果我享寿九十,但六十五岁退休,岂不是我的积蓄加上强积金,要足够维持二十五年的生活?这有点天方夜谭。

  近日看了一些报道,指欧美国家开始尝试所谓“分段退休”(Phased Retirement)的模式,企业跟员工协议好,“分阶段退休”,由每星期上班五天减至三天,然后减至两天、一天。据说这对劳资双方都有好处,企业有一个经验员工压阵,像足球队的一些接近退役的球员,在适当的时间落场稳定军心,也把自己的所学授予年轻人;员工可以渐进式的模式适应退休生活,甚至利用假期的时间发展个人兴趣,说不定找到人生第二春,开启另一道事业大门。而刚才谈到的退休积蓄问题,亦得以纾缓。

  当人类寿命越来越长,彷彿青年期也越来越长,六十五岁,身体虽然不若以往壮健,但清晰的脑袋所发挥的不仅是馀热。当然,学习新事物的能力会下降,也可能因为因循数十年的思想和做法而变得顽固,但当明瞭缺点而作出针对性的安排,老人在企业内应该有一个适当的位置。

  但话说回来,寿命太长未必是好事。生命,应该重质,不是重量。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