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经纬/木屋博物馆/纯 上

“泰尔兹民族博物馆”(Taltsi Ethnographic Museum)位于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建在伊尔库茨克市(Irkutsk)通往贝加尔湖(Lake Baikal)公路旁的树林里,由多栋木屋组成。一九六○年代,流入贝加尔湖的安加拉河(Angara)上修筑大坝,要淹没伊市的低洼地带。许多建造于十七、十八、十九世纪的歷史性木屋建筑搬迁于此,博物馆应运而生,并于一九八○年代正式开放。

博物馆佔地二十六公顷,其中最古老的木屋是建于一六六七年的“斯帕斯卡亚”塔(Spaskaya Tower)和一六七九年的喀山礼拜堂( Kazan Chapel)。斯帕斯卡亚塔的屋顶上架着个十字架,其上还有俄罗斯皇族的双头鹰标誌,象徵沙皇的权威大于教会。屋里陈列哥萨克战士用过的步枪、子弹、甲衣和瓶瓶罐罐的日常器皿。墙上还贴着张紫貂图,象徵俄罗斯人东来寻求的最重要经济来源:皮毛。过去从莫斯科到伊尔库茨克要花两年时间,东迁者最珍贵的财产是盐、马匹、铁器。喀山礼拜堂则是西伯利亚歷史最悠久的木屋教堂,窄窄的一进小间,圣坛上张贴圣母图,每年有两位东正教神父来此履行神职。

十九世纪的木屋学校只有一间教室,老师要教好几个年级的学生,地理、数学、俄文一把抓。墙上按规定贴了当时在位的沙皇肖像,讲台边有个木製大算盘,台下放了好几排木製桌椅。教室左侧就是老师宿舍,卧室中有床、书桌,还有一小间厨房兼客厅。因为天冷,木屋的房门都做得矮小,防止冷风进门,里头的天花板却高,有助于木炭烟气上升。

一般住所都带有木工间,锯子、刨子、斧子、锤子无所不有。那时没有傢具店,什么家什都得自己动手做,大到雪橇板、磨子,小到搅拌鸡蛋的大勺都为木製。每家还有存放蔬菜的地窖和储冰的小屋。参观厨房时,又见俄罗斯家庭不可或缺的多孔大炉灶。听说过去有“烤婴儿”仪式,将出生不久的婴儿放在木铲上,伸进最大的烤箱孔眼再很快取出,大约为了祈祷健康。

卧室兼用为客厅,通常用来展示全家的财富。花花绿绿的女式衣裙悬挂四周,长椅上铺垫毛皮和长巾,椅子前方的矮桌上放着必不可少的金属水壶和茶壶、茶杯。俄式金属水壶与老苏州的暖锅功能相似,尽管形状不尽相同。中间突起的圆柱里可加木炭、酒精作为燃料,圆柱底部连到锅里,一格格分开,既可烧水,也能热菜。靠墙的衣柜上放几个梳妆盒就代表家里有几个待嫁的女儿。屋角有个圣坛。导游说,客人来求亲,要先到圣坛边行礼。如果主人答应求亲,就把水杯悬挂在门边的钉子上,否则就是婉言谢绝。彼此都不用开口,保存双方脸面。

博物馆还有蒙古人的一支、布里亚特人(Buryat)住的木头蒙古包,记录了西伯利亚其他民族的生活方式。和草原上的半球型蒙古包不同,这种蒙古包四四方方,中间有个下陷的坑,一两米深,三四米见方,里面烧木柴。房樑上挂个铁锅,悬挂在火上。坑里还放了造酒的器具:一端煮奶,蒸汽通过管道从另一端输出,可蒸馏出马奶酒。坑的右边是厨房,有水壶、锅子、搅拌牛奶造奶油的深木桶,这是女人的领地。左手墙上悬挂武器,地面放置马靴,靠墙还有一排木箱,这是男人的领地。有个布里亚特男人的雕像席地而坐。正对大门最靠里是掀开的幔帐,床上坐了个怀抱婴儿的布里亚特女人雕像。床前地上有垫毛皮的摇篮,四周散落着木头小马等玩具。导游说,毛皮不透水,就不用换尿布了。不知是否开玩笑。

参观那日天气阴沉,六月初还寒气逼人,不难想见当年西伯利亚生活的艰苦。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