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如歌 活着就好─观慰安妇题材纪录片《二十二》有感/钟 亦

  图:电影《二十二》是我国首部慰安妇题材的纪录片/作者供图

  八月十四日,也许很多人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日子,但一部悄然上映的电影却在提醒着我们莫忘歷史。

  这是我国首部获公映许可的慰安妇题材纪录片,名为《二十二》,它没有太多的宣传,也没有太多的排片,电影上映首日排片仅佔了全国百分之一点四,在商业大片的铺天盖地面前,它显得像那影片中记录的二十二位老人一样渺小而孤单。这二十二位老人,正是当年日军侵华时的慰安妇──或许有些国人提到“慰安妇”这三个字时会变得三缄其口,彷彿她们是骯脏的,是耻辱。但我想说,她们才是歷史最大的受害者,明明没做错什么却要一辈子受人指指点点,战争带给她们的伤害比任何人都大。我们铭记歷史,但更应该正视歷史。

  抗战对如今的这一代人来说,或许真的有些遥远,但对于这些亲歷者来说,即便已逾七十年,一些伤痛也不是经过时间就能抹平的,那些伤口,伴随了她们一辈子。我本以为这部没有商业价值且排片极少的纪录片并不会引起年轻人的注意,但出乎意料的是,观影当天,影院内的上座率非常高,而且很多都是年轻的女孩子。更让我欣慰的是,场内特别安静,偶尔会听到一些啜泣声,电影结束后也几乎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静静地看完了片尾才离开。原来,一部平铺直叙的片子,也可以让口味刁钻的现代观众动容;原来,对歷史的敬重与正视,在如今这个时代还可以有如此静默的力量。

  该片完成于二○一四年,却因资金问题迟迟无法上映,最终是通过众筹的方式得以与观众见面。32099个众筹捐助者,对于我国近十四亿的人口来说并不多,但这32099份众筹金都是对这些苦难老人由衷的关怀,即便只是微薄的一点点温暖,也是暖上人心的好。

  影片由一场葬礼开始,由一场葬礼结束,大雪纷飞的山西严冬,真的就是“白茫茫一片大地真乾净”。而这片大地下,埋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面对那样痛苦的故事,有老人不愿露面,有老人露了面不愿说话,却也有老人希望讲出这些事,希望有人跟她分担这些痛苦。但那一声声“不说了不说了”,怎么擦也擦不乾的眼泪,都在控诉着当时日本人的暴行,但她们不自怨自艾,都很积极地面对生活:湖北孝感的韩裔老人,当她唱起阿里郎的时候,泪流满面,七十年了,依旧乡音未改。有韩国人去看她,让她回去看看,她说她不回去了,那边没有亲人了,她的家在中国,最终她葬在孝感,她生活了七十年的,她的家。海南的抗日女战士,最珍藏的抗战纪念章,慰安妇营内的折磨让她大半辈子腿脚不便,她一生靠草药行医救人,最后住在养老院。即便已近九旬,但是眼神依然坚毅。桂林的韦姓老人说“这世界真好,吃野东西也要留出这条命来看看”,还说希望中国和日本一直友好下去,一打仗就有太多人要受伤……

  这是一部会让人静静流泪的纪录片,经歷了那般苦难的她们还能如此积极乐观的活着,就像影片的简介一样,“面对伤痛,不终日怨恨,但一刻不忘”,不禁让人感嘆生命如歌,活着就好。

  片中的每个老人都是一条河,也都是一首歌,她们一生的苦难写就了脸上的每道印痕,最后身葬故土的时候,坟上的树枝高高立着,飘在风中,故乡的风从冬吹到春,树绿了,枝也茂密了。生命就是这样流淌下去,岁月可以洗刷很多过去,但是有些不该被忘记的,要用影像、用文字记录下来,好让后辈看到时可以有所感悟。

  影片最后,硕大的“二十二”跳出荧幕时,我才发现导演关注的是人,而她们只有二十二个了。二十二位老人的名字接连出现在荧幕上,然后一个又一个的被打上框框,慢慢消失,最后只剩九个名字。从二十万到九,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纪录片,但这个数字还会一直减少下去,也的确如此,到今天只有八个了。

  一个个众筹者的名单和长长的致谢名单,也在电影结束时一幕一幕滚过,当荧幕暗下,灯光亮起,掌声响动,没有一个人提前离场。导演郭柯承诺,电影成本回收后他的所有收入,都会捐出用于帮助这些老人,让仅剩的八位老奶奶能安度晚年。我想,当票房变成一种慈善,当瞩目变成对歷史的幸存者的一种关怀时,即便是无声的宣传也将有力地打入人心。

  战争从来不是某个国家的悲剧,而是全人类的悲剧,但即便是一段充满悲剧的歷史,也不应该被时光掩埋,或被后人遗忘。如果你的城市有《二十二》的排片,请抽出一点时间走进影院去看看这部电影吧,为那幸存的八位老人尽一份绵薄之力。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