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达利/陆小鹿

  图: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与他的妻子加拉/资料图片

  西班牙画界里,有两个坐标性人物,一个是毕加索,一个是萨尔瓦多‧达利。两人在艺术方面都有很高造诣,生活方面却截然相反。毕加索一生有过很多女人,而画风疯狂的达利,却出乎意料是个痴情情种。

  这个痴情情种到底对谁情有独钟呢?说出来也有些尴尬,他爱上的是朋友的妻子。一般人都懂得“朋友妻不可欺”,可道德规则到了艺术家这里,就行不通了。总之,我们的达利先生在看到加拉的那一刻,就堕入情网一发不可收拾。

  加拉是谁的太太?说起来,对方也不是无名小卒,他叫保罗.艾吕雅,法国著名超现实主义诗人。艾吕雅的诗歌当时风靡到什么程度呢?就是连女作家萨冈也喜欢。“别了,忧愁,你好,忧愁,你镌刻在天花板的缝隙,你镌刻在我爱人的眼底……”对,这首诗就是艾吕雅写的,萨冈的成名作《你好,忧愁》,书名便来自这首诗。

  一九二九年,达利结识了不少超现实主义团队的成员,艾吕雅便是其中之一。这年夏天,一群巴黎的朋友陆续来到达利的家乡探望他,艾吕雅带着太太也来了。达利一见加拉,就不可抑制爱上她,爱字当头也顾及不了对方是有夫之妇,且比达利还大了九岁。

  也许是心虚,也许是讨好,后来的达利,居然在一种很微妙的情绪下,以艾吕雅为主题画下一幅超现实主义油画《保罗.艾吕雅的肖像》。后来的后来呢,艾吕雅就从容地将妻子拱手相让了,艺术家的世界总非一般人所能理解。

  总之,加拉就从艾吕雅的太太变成了达利的妻子。画家示爱,有个得天独厚的招数,就是可以把妻子当成模特绘进画中。痴情达利在这方面走得很远,他把加拉变成各种造型,只要他愿意,就可以把加拉安插在任何一幅画中。加拉,成为达利绘画中的一个重要主题。

  达利做了各种尝试,先是把加拉和他自己喜欢的米勒的《晚祷》结合在一起,画出了《加拉和米勒的晚祷》以及《加拉的祈祷》两幅画,将自己的情慾主张和对革命的态度宣扬在画中。

  在后期回归古典风格后,他以学院派技巧给加拉画了张肖像画──《加拉丽娜》。画中,加拉裸露着一隻像麵包一般酥软的乳房,神情庄重,手上戴着一隻蛇形手镯。据说这一幅画达利整整画了六个月,每天都要画三个小时,足见达利对加拉的痴迷。

  有一种人,手中握着块宝是捨不得示人的,因为怕别人眼红;而另外一种人,恰恰相反,恨不得让全世界知道他手中有块宝,毫无疑问,达利属于后者。最显著的表现是他不吝贡献出妻子的酥胸,他还迷恋她的裸背,他觉得加拉臀部的曲线非常迷人,自己一个人欣赏不够过瘾,必须得画出来让大家一起欣赏,于是,以加拉的裸背为原型,达利画出了《我妻子冥想自己的肉体成为天空、楼梯、樑柱和建筑》。

  在画作关注宗教性主题后,他画出了经典作品《利加特港的圣母》。在这幅画里,达利运用古典主义写实手法描绘出圣母怀抱圣婴的形象,不用怀疑,圣母的形象当然还是照着加拉的样子画的。事实上,在生活里,加拉又何尝不是如圣母一般被达利崇拜着?

  之后,达利又以古希腊神话“丽达与天鹅”为题材,加上“原子悬浮”的概念,画出一幅作品《原子丽达》。不出所料,画中的丽达仍是以妻子加拉为原型,达利真是随时都可以把加拉画进来。

  晚年的达利,画出一幅《达利从背后描绘加拉》,这幅画真实还原了现实生活中达利如何描绘加拉的场景。加拉坐在镜子前,达利坐在加拉身后,望着镜子里的她。在这幅画里,可以明显看出,加拉已经老了,她已是一个风烛残年皱纹满面的老太太了,但是达利注视妻子的目光还是怀着偏执狂般的崇拜。事实上,在达利的画笔下,加拉简直就是“变形金刚”,她既是他心爱的女人,又可以化身圣母,甚至可以变作犀牛……艺术家达利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向他的爱人表达深深爱意。

  当然,除了油画中的加拉,达利还用过其他方式来向加拉表白,比如他曾在威尼斯完成了芭蕾舞剧《献给加拉》的创作。

  达利为何对加拉如此一往情深?虽然,达利也曾有过一段婚内出轨的不光彩经歷,但这影响不了加拉在达利心目中的地位和重要性。达利对加拉就如孩子对母亲那般依赖,加拉不仅仅是他的妻子,还是他的“母亲”、经纪人、模特,亦是他创作源源不断的灵感。

  一九八二年,加拉去世。彼时,达利和她因为生活中的一些小矛盾已分居数年。加拉的去世,使达利悔恨、内疚,从此过起远离尘世的隐居生活。失去了加拉,不啻于失去了主心骨,失去了左右手。七年后,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三日,八十四岁的达利追随加拉而去,一代天才落下了人生帷幕。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