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桑比克革命诗人桑托斯/高秋福

  桑托斯的文学创作是在流寓巴黎时开始的。莫桑比克同其他非洲国家一样,具有久远而丰厚的民间文学传统。他从小就喜欢听人讲民间故事,爱好民间音乐和舞蹈。到巴黎之后,他的社会交往圈子不断扩大,在政治斗争中结识很多来自非洲的作家和艺术家。后来成为安哥拉著名革命者和诗人的达克鲁斯和安德拉德,还有狄奥普等来自法属非洲殖民地的作家和诗人,都成为他的战友和诗友。在专业学习和政治斗争之馀,他撰写有许多鼓吹非洲解放的政论文章,创作有大量抒发内心感受的诗歌。他用葡萄牙文写作,有的作品寄回国内,发表在现代莫桑比克文学奠基人若昂.阿尔巴希尼创办的《非洲号角》周报上,而大多则刊登在非洲进步知识分子在巴黎创办的文学杂誌《非洲存在》上。出于人身安全的考虑,他早期的诗作大多以“卡隆加诺”、“利利尼诺.米凯亚”等笔名发表,随后被译成多种欧洲文字收录在不同版本的非洲诗选中。他的第一部诗集《真正的爱情之歌》,一九五九年以米凯亚的笔名在苏联翻译出版。一九六五年之后,解放阵线繁重的政治外事工作和政府的大量行政事务消耗了他的主要精力,文学创作受到很大影响。但是,他的诗笔从未放下,在报刊上仍不断发表诗作。一九八七年,扩大版的《真正的爱情之歌》首次以他的真名用葡萄牙文在莫桑比克出版。他在莫桑比克被誉为“国务活动家诗人”,在非洲文坛上则被称为“对非洲独立与解放新文学的发展作出歷史性贡献的诗人”。

  桑托斯诗歌的内容主要是抒发对祖国和人民的热爱,倾诉他们遭逢的不幸和苦难,谴责葡萄牙殖民主义的侵略和压迫。莫桑比克位于非洲东南部的印度洋畔,风光秀丽,资源丰富。在他的笔下,“这一片炎热的、美好的大地呀,/这一片被欢乐的太阳照耀着的大地呀,/这一片有着辽阔的田野的青绿色的大地呀,/正像一个身材丰满的美丽的女人一样”。(戈宝权译文,下同)他总是把这个美丽的国家称为“亲爱的母亲”。祖国与母亲在他的心中是同义词,在他的笔下则是须臾不能离开的称颂对象。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可亲可爱的国家,却遭受葡萄牙近五百年的殖民统治,资源横遭掠夺,儿女或遭受皮鞭的抽打,或被贩卖到遥远的异域他乡做奴隶。就这样,“那些从海外来的人们,/把这片大地呀,/蹂躏得遍体鳞伤”。他早期诗作,大多是流亡在外时所写,充满对祖国深情的怀恋,交织着对殖民者的严厉谴责。大踏步走上争取民族独立与解放道路之后的作品,则由怀恋转变为对自由的热切呼唤。这时,他一向沉郁内敛的诗风陡然变得激越昂扬。他写道:“我们要紧握钢枪前进,/去建设我们期望的世界”;“我们大家共同努力”,用“我们的希望之光”,驱散“压迫的黑暗”。他欢呼:“所有的土地将属于我们,/世界将属于我们,/同志们,我们是自由!”他的这些极富战斗性的诗歌,在莫桑比克人民,特别是手持钢枪的自由战士中间广泛流传,成为鼓舞他们英勇奋战的鼓声和前进的号角。

  (中)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