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心如救命》/缪建文 医生

  在医护过程中,常常会出现突发状况,我们的责任就是要争分夺秒,尽快为病人提供适切的治疗。你们可能会觉得剧集《On Call 36小时》风风火火的情节太煽情夸张,但在现实生活里,剧集所夸大的可能也不比我们真正要面对的危急。

  曾经有一位七十多岁接受过“通波仔”的冠心病病人需要接受一个复杂膀胱手术。由于此手术时间长并对心脏负荷很重,所以我要为他在术前做心脏评估。虽然病人顺利通过各项心脏检查包括核子心脏扫描,但经过十一小时的手术后,病人在深切治疗部被发现血压急降。我收到通知后,随即安排病人做心电图检查,确诊病人患上急性心肌梗塞併发心源休克。需要尽快“通波仔”,把闭塞了的冠状动脉打通,恢復血流到心脏肌肉。

  因心肌梗塞而导致心源休克短期死亡率可以高达七成,所以当时情况非常兇险,要马上送病人到心导管检查室用仪器支援血压随后施行通波仔手术。可惜当时心导管检查室刚有另一位危急病人进行手术中,我那位病人只好继续在深切治疗部抢救。当时首要任务是尽量在做通波仔前把病人血稳定。在这危急情况下,强心药只起了少许提升血压的作用。及后我要在病人股沟动脉放入主动脉内气球帮浦装置,用机械性方式去辅助循环系统。当血压暂时稳定过后,另边厢要继续为病人寻找其他渠道进行通血管手术。最后经过医院各部门同心协力,除了找到一班当晚不在候召名单上的心导管室护士能即时回到医院协助手术外,最终亦安排到病人在放射部门手术室替病人进行紧急通波仔手术。

  为这位病人进行通血管手术前,我一直疑惑同愧疚是否术前心脏检查有误差,未能为他在膀胱手术前及早诊断血管阻塞。手术中发现原来血管被一个刚形成血块阻塞了。估计是膀胱瘤手术压力太大引致血管壁的胆固醇出现撕裂,继而吸引血液中血小板黏附一起,形成雪球效应,阻塞血管通道。最后成功把血管打通,并植入支架,病人才可以逃出鬼门关。

  虽然现今医学昌明,但很多病症纵使不是绝症,却会突如其来令人送命。身为医护人员,也只能尽力为病人排难解厄。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