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桑比克革命诗人桑托斯/高秋福

  现代非洲诗歌诞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风起云涌的民族解放斗争。这样一个时代特点决定了这些诗歌大多具有非常强烈的战斗精神。而这种战斗精神的表达,有的诗人或因缺少写作训练,或因紧张战斗而没有推敲的时间,诗作有时显得过于直白,甚至流于政治口号式的吶喊,削弱了作品感人的力度。桑托斯的不少诗作也呼吁反抗,号召人们拿起钢枪走上战场,将殖民主义者“从哪来就赶回到哪里去”。但是,与众不同的是,他的诗作讲究叙事与抒情的兼顾,总是寓战斗性于意象之中,因而具有更为震撼人心的力量。这是他的高明之处,也是他长期孜孜探求提高诗歌艺术感染力的结果。在众多非洲诗人之中,他可说是将诗歌的战斗性同艺术性结合得比较好的代表。

  桑托斯诗歌创作的另一显著特点是,从内容到形式,他总是从民间传统的文学宝库中汲取营养。这突出地表现在他的代表作《山甘纳》这首长诗中。在现实生活中,山甘纳是莫桑比克南部一个部族的名字。在诗人笔下,山甘纳则是“我的祖国的穷苦”儿子”,是莫桑比克人的代称。长诗分为五节,以一个名叫山甘纳的小伙子为主人公,描述他驾着一叶小舟顺流而下印度洋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思与所言。他从“我们的土地被外国人掌控”说起,申诉“我们播种下雪白的棉花和大米”,但却被掠夺得精光,最后“号召所有的黑人兄弟揭竿而起”。诗人以非洲民间文学中常见的夹叙夹议的演唱形式,以清丽的词句描述大河两岸绮丽的风光,以沉重的笔触陈述两岸人民所遭受的苦难,以坚定的信念表达人民改变悲苦命运的强烈希望。整首诗一气呵成,笔调清婉,如泣如诉,娓娓动听。他的战友兼诗友安德拉德在谈到这首长诗时曾说,桑托斯喜欢民歌,善于倾听人民的呼声。他是“吃着父老乡亲们栽种的甘蔗和木薯成长的,最后总是以自己作为精神食粮的诗歌来反哺他们”。

  桑托斯曾以不同身份多次访华,对中国取得的巨大成就一再表示赞许。他的作品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开始介绍到我国,六十年代出版了他的诗集的中译文。此后,我国出版的《莫桑比克战斗诗集》和各种版本的非洲诗集中都有他的作品入选。但是,从总的情况看,我们对他作为政治活动家了解得较多,而对他作为诗人则了解得不够;对他六十年代以前的诗作有一定了解,而对他以后的诗作则了解得较少。据报道,在摆脱繁重的国家行政事务之后,他一直勤奋写作,并经常参加国内外的文学活动。二○一四年五月,在庆祝八十五岁大寿时,他表示:“只要有革命要干,我就没有时间去死。”他这种饱含幽默的乐观精神,委实令人感佩。我们确实需要更深入地了解他,研究他。

(下)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