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圣经”/陆小鹿

  我有一个女友,因为喜欢吃鱼,给自己起了个雅号叫“老猫”。这个老猫,人生最大的享受就是一个字:吃。前一些日子,她在朋友圈里晒了张图片,是一套很旧的书,一九八七年出版的《中国土特产大全》,上下两册。她写道:“这是吃货界的葵花宝典,两千多页,满满的诚意。狼山鸡别再去狼山边找了,原来人家的故乡是如东,为自己以前的无知惭愧……”

  “吃个东西要不要这么麻烦?”我丢过去一个揶揄的评论。

  老猫却一本正经,回覆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物产,买东西对照产地才地道。你不吃定西土豆,就不知道上海的土豆吃起来是多么没味。没有尝试就没有比较。”

  我看得一脸汗颜,赶紧百度定西在哪里。想起小时候,父亲出差总喜欢带点土特产回来,烟台苹果莱阳梨、无锡水蜜桃酱排骨、上海城隍庙五香豆、苏州滷汁豆腐乾、北京红虾酥……那个时候,想吃地道的食品得靠人力背回。

  如今物流发达,想吃什么马上就可以吃到。我跟着老猫网购回定西土豆,炒上一盘土豆丝,面面的,带点甜,果然不一样。吃到来自黄土高坡的正宗味道,觉得自己好像离吃货界近了一些。

  哪知,隔天就受打击了。老猫又晒出图片,也是一盘土豆丝,但你看她是怎么做的?她买来武都的花椒,甘谷的油泼辣椒,配上切细的定西土豆丝,不但食材地道,连配料也地道,和我做的土豆丝一比较,她王婆卖瓜形容她的酸辣土豆丝才算得上是平民窟里的百万富翁。

  看得我又是一脸汗颜,从此将老猫的朋友圈奉为美食“圣经”。冷冷的冬夜,她又来晒图了,这一回,晒的是萝蔔汤,但和寻常的白萝蔔不一样,她买来的是卫青萝蔔,皮是绿油油青色的,熬一锅萝蔔小排汤,光这绿绿的萝蔔色看着就喜悦。“食物得吃正宗产地的,每一口吃下去的都是愉快;吃得愉快了,精神就快乐了;精神快乐了,身体就快乐了;身体快乐了,就会健康了。”她引用蔡澜的话,说得我竟无言以对。

  过年了,老猫自己动手准备年货。她买来兰州的大板西瓜子,用五香水煮,又买来河套平原的本味瓜子,阴山脚下天养日滋的,连吃个瓜子都这么讲究,我不想服气也不行。

  出外旅游,老猫最喜欢的就是觅食。她说,对美食应该要有所坚持,不退而求其次,要吃就吃原产地,让味蕾得到最大化绽放,这是一种生活美学。

  她去兰州,就为了吃正宗的兰州拉麵,她晒图给我们看,我才知原来我们平时吃的加了牛肉、香菜、咖喱粉的黄颜色的拉麵并非真正的兰州拉麵。老猫说:“真正的兰州拉麵讲究一清(汤清)、二白(萝蔔白)、三红(辣椒油红)、四绿(香菜、蒜苗绿)、五黄(麵条黄亮),而且嚼起来特别有嚼劲,你们在外地吃的那些兰州拉麵,可离正宗有八百里远。”

  她去重庆,也只为了一个字:吃。从重庆老火锅吃到重庆小麵,再吃到洞子餐馆……捧着碗直接坐在路边吃酸辣粉,也能吃得一脸陶醉,哪里管什么姿势好看不好看。

  “别看火锅红遍了大江南北,不到重庆来吃吃正宗老火锅,见识下真正的火锅长什么样,那都是乱吃。”老猫在重庆发了个九宫格老火锅的视频过来,看得我又心塞不已,只觉得自己离吃货界永远那么遥远。

  看着老猫在朋友圈开心地刷屏,我突然理解了她对美食的执著。追求色香味的过程,其实也是一种享受,那是对食物的尊重和对一日三餐的认真,你用心去生活,生活就会回馈你快乐。从来都是如此。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