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2增速或略有放缓市场流动性续稳定

  图:目前M2增速已大幅低于政府年初设定的预期水平百分之十二,但这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会因此而转向大幅宽松

  文|/中银国际研究部资深经济学家 叶丙南

  今年年初以来,广义货币M2与人民币贷款、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增长趋势出现明显的非同步现象,人民币贷款与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保持相对平稳增长,同比增速由今年一月底的12.6%和12.8%回升至七月底的13.2%,但M2增速明显下行,由年初的11.3%下降至7月底的9.2%。/中银国际研究部资深经济学家 叶丙南

  M2包括流通中现金M0、单位活期存款、单位定期存款、个人储蓄存款和大部分非银行金融机构存款。M2增长主要受银行体系信用扩张和结售汇因素影响,银行购买企业新发债券、发放贷款和结汇交易均会增加存款即M2规模。因而,M2与人民币贷款的增长差异主要受三方面因素影响:

  M2、社融与人币贷款差异

  首先,实体部门结售汇或者银行体系外汇佔款情况。在外汇净流入情况下,银行从实体部门买入外汇资产会增加实体部门在银行体系的人民币存款,形成新增M2;在外汇净流出状态下,银行对实体部门出售外汇资产会减少实体部门在银行体系的人民币存款,从而拉低M2增速,但银行外汇买卖不会直接影响人民币贷款和社会融资规模。

  其次,银行体系非贷款类信用扩张情况。除人民币贷款外,银行体系购买企业发行债券和其他信用资产扩张行为也会产生新增存款,从而影响到M2的增速。银行体系购买政府债券,会先形成在人民银行的国库财政存款,但随着财政支出过程,最终会形成企业或个人在银行体系的存款,从而会间接增加M2。

  银行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贷款已计入人民币贷款统计,非银行金融机构在银行的绝大部分存款也计入M2,但银行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债权形式比较多样,除贷款外,还有回购、买入返售等,这些非贷款形式的同业信用扩张会增加非银行金融机构在银行的存款和M2,但不会影响到人民币贷款统计。

  再次,实体部门资产配置结构变化,由一般存款转化为可转让存款、表外理财等不计入M2的项目,这些存款转化行为不会影响到人民币贷款统计,但会减少M2。

  社会融资规模是对实体的总融资规模,这里的实体不包括非银行金融机构和政府部门,社会融资规模包括对实体的新增人民币贷款和外币贷款(在新增贷款中剔除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贷款)、表外融资(新增委託贷款、信託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和证券融资(标准化债券和股票融资)。

  分类来看,社会融资规模中的新增人民币贷款会直接形成人民币存款从而增加M2;证券融资中只有银行体系购买新发债券才会增加M2,非银行机构或者个人购买新发证券并不会影响到M2,但会影响到社会融资规模中的证券融资;表外融资对M2有无影响比较复杂,理论上来说,表外融资并不在银行资产负债表上反映,应该不会直接影响到新增存款和M2,但是现实中表外融资的资金来源部分可能来自银行的隐性信用创造,从而可能间接影响到M2增速。

  2015年以来,M2增速持续低于人民币贷款增长,一方面由于外汇净流出形势下银行外汇佔款延续负增长,自2015年6月底至今年七月底,央行外汇佔款累计减少超过六万亿元人民币;另一方面与利率市场化背景下类直接融资、表外理财产品等非存款业务快速膨胀有关,人民币贷款和其他信用资产扩张所派生的存款,很快转化为不计入M2的非存款类项目。

  货币政策短期难以宽松

  今年年初以来,M2与人民币贷款、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增速差异扩大,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金融去槓桿背景下银行同业业务、债券融资和地方政府债务置换规模的大幅收缩。

  人民币贷款受基础设施和家庭部门支持,保持平稳较快增长,加上表外融资中的信託贷款超出预期,社会融资规模表现也相对平稳。但受同业负债收缩和债券融资下降影响,M2增速大幅下行;同时,由于债券利率上升和财政部收紧地方政府债务监管,地方政府债务置换进程显著放缓,而债务置换在统计上会直接增加政府债券发行,降低贷款数字,阶段性增加M2(政府发行债券后将募集资金拨付给融资平台企业用于偿还银行贷款或其他形式融资,在某些时点上会增加融资平台企业在银行的存款)。

  据统计,金融机构对住户贷款和对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保持平稳增长,同比增速分别由今年一月底的23.5%和7.7%略上升至7月底的23.9%和8.5%,但存款性公司对其他金融机构债权增速由今年1月底的31.4%下降至七月底的14.4%,非银行金融机构在存款性公司的存款增速也大幅下降,存款性公司对政府债权增速由56.6%下降至32.6%,对非金融机构债权增速由6.8%略放缓至5.8%,对其他居民部门(主要是家庭部门)债权增速由23.3%进一步上升至23.8%。

  目前M2增速已大幅低于政府年初设定的预期水平12%,但这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会因此而转向大幅宽松。早在今年“两会”期间,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即指出,“这(M2增长12%左右)是一个预期数字,并不是任务指标”,“与此同时,在执行过程中还要根据经济的反馈数据、经济的实际情况进行适度微调”。

  央行在近期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再次强调,“当前M2增速比过去低一些,需要全面客观认识,一方面与住房等货币化进程基本完成有关,另一方面是近期加强金融监管、缩短资金链条、减少多层嵌套的合理反映,预计随着去槓桿的深化和金融进一步回归为实体经济服务,比过去低一些的M2增速可能成为新的常态。而随着市场深化和金融创新,影响货币供给的因素更加复杂,M2的可测性、可控性以及与经济的相关性亦在下降,对其变化可不必过度关注。”

  总体来看,在未来一段时期内,M2增速可能进一步略有放缓,而人民币贷款和社会融资规模有望保持相对平稳增长,货币政策整体将保持相对稳健中性。央行将在稳妥去槓桿和保持经济金融稳定之间寻求平衡,政策面不会明显放松,但也很难进一步收紧,市场流动性将保持相对平稳。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