筷子,豆腐,马镫子\白头翁

  中国现在有一股遮天蔽日的收藏热,几乎到了无所不收,无所不藏的地步。但确实没听说收藏马镫子的。

  别看马镫子似乎难登大雅之堂,却关系着一国一地之存亡。

  前一个时期重拍的百集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把电视荧幕杀得人仰马翻,但有一点却让专家洒笑,谁给东汉时期的战马配置了马镫子?关云长关老爷骑的赤兔马是金镫玉鞍还是足无适处,两腿夹马腹?用行内人士的术语,骑的是裸马,光屁股马,有鞍无镫马。

  据考证,公元四○○至五○○年之前,史书史册上没有关于马镫子的任何记载。现在出土的文物中,也没有任何文物能证明在东汉末年马已配镫。那么,马镫子是何朝何代何时何地何人发明的呢?

  歷史上,也是世界上第一个马镫子的出现,确有实证的是在一九五五年到一九六○年在湖南长沙发掘金盆岭西晋永宁二年,即公元三○二年的九号古墓中,该墓出土了七十五件青瓷俑,其中三件为骑吏俑。让人眼前一亮,振奋不已,欢欣鼓舞的是在出土的骑吏俑马鞍的左前侧,塑有三角形状的马镫,这个马镫看上去极简单,但却是人类征服自然世界的一个光辉创举。因为只有有了马镫子,人才能在马背上由必然世界跨入自由世界,马的作用才能真正发挥出来。据专家考证,西晋永宁二年墓中出土的骑吏俑使用的马镫,还是单面马镫,这个马镫子仅仅是供骑士上马用的。也就是说在三国时代,晋统一中国之前,即使发明了马镫,也还是“破冰之初”,仅仅是配置了单一的一个马镫,它的作用也仅仅是上马用,类似传统中的上马石。但马镫的发明让世界的大地都感到了那急促的雄壮的马蹄声。

  一九七○年在南京象山王墓出土的永昌元年公元三二二年的陶马俑中,已经给马配备了左右两侧的双马镫。马被人类驯服大约在五千年前,差不多在整整近三千五百年间,人类还没有梦想用双脚自由地驾驭马匹。我曾经请教过一位专家,他说,人骑在剧烈奔驰的马背上,无镫裸骑,还要在马背上做各种剧烈的运动,比如抡刀舞枪,不会超过三十分钟,三十分钟过后,人困马乏,如以此为试,百人应该至少要有八十至九十人会中途堕马。骑狂奔的裸马,作剧烈的运动,非专业杂剧运动员不可。经过数千年的摸索。这该是一条多么漫长,多么曲折,多么艰辛的探索,人类才发明了马镫子,这可能是一张薄薄的窗户纸,但要捅破它何其容易?因为我们距这张薄如蝉翼的窗纸的距离还是以光年计算。这就是歷史,这就是科学。直到公元八世纪中国人发明的马镫子才传到欧洲,它是依靠战争传播的,它又传播着战争,它让欧洲刮目相看的就是欧洲的拜占庭战争。拜占庭的勇士们因为配备了马镫,骑兵的战斗力一下子增加了数倍。因为人马的高度为一的结合不仅仅是对人的肢体、体力、能力的解放,也是对马匹领略驭者意图的解放。如果说大元王朝蒙古铁骑横扫欧洲,罗马帝国的战争,拜占庭帝国的建立,十字军东征,奥斯曼帝国的扩张,都离不开战争,离不开铁骑,离不开马匹,都离不开甚至都因为那不起眼,被踩在脚底下的马镫子。

  西方有位著名的科技史学家连.怀特曾经这样总结过:“很少发明有如马镫子那般简单,而很少发明有如此重大的歷史意义。因为它把动物的力量应用在短兵相接中,让骑马者跟他的马结合成一个整体。”他下面说得更精彩更简约:“正如人们可以说,中国的火药在这个时代的末期,促进了欧洲封建制度的解体,而中国的马镫子则为这个时代催生。”没想到,马镫子是中国人发明的,首先在中国创造并实践的,而真正用那么几行字就把马镫子的作用形象地概括出来的是这位让人尊敬的西方科学家。中国人传统意识在极度兴奋时,千言万语会汇成一句话就是喊“万岁”,马镫子当呼万岁。相信它能万岁。 (下)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