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允许孩子“不听话”吗?\徐海娜

  美国著名的儿童心理学家Alan Kazdin曾经在他的著作中提到“有研究表明,就算是世界上最乖的孩子也仅有百分之八十的时间是‘听话’的”。何况现实中大多数的孩子都不是“最乖”,就更没有可能做到时时表现“听话”与“合作”。在面对“不听话”的孩子们的时候,我们也常常忍不住发怒,然而我们心态放松点也许会更好。

  “听话”即服从。先说孩子“听老师的话”和“听妈妈的话”的原因是什么呢?他听话是因为“我说得对”,还是因为“这是老师/妈妈说的”?假如我们要求他们听从命令,是因为“我们永远是对的”吗?

  老师因为学校制度而拥有权威,而父母因为血缘关系而拥有权威,这两种都是孩子世界的“权威”。然而孩子的世界可能还存在另一种权威,那就是“理性权威”。因此,可能出现的问题是—当孩子们“听话”的时候,他们究竟是因为父母老师的权威而“听话”,还是因为父母老师“说的是对的”,符合“理性”而听话的呢?这也是美国当代哲学家马修斯(Gareth B. Matthews)在《童年哲学》中指出的一个问题。我们不妨也站在儿童的角度去想一想这个问题。

  现代的家长早已经不再要求孩子“盲从”,但是在面对来自孩子们的挑战的时候,尤其是家长权威被冒犯的时候,心态平和的并不是很多。尽管我们都知道,不可在冲动的时候教育子女,也知道愤怒和惩罚并不能真正改善“不听话”的行为,然而我们还是无法抑制拥护自身“权威”的冲动,甚至认为自己就是“理性”的代表。例如“先完成作业再玩”总是对的吧?违反了这一命令的孩子可能受到了惩罚,当孩子一再违反命令的时候,惩罚就会不断加码。然后我们会发现,我们不是在惩罚孩子的路上,就是在威胁会惩罚孩子的路上。可惜,科学研究表明,这一切都于事无补,孩子们的行为并不会因为惩罚而真正得到转变。

  我们或者可以试着转换想法,允许孩子们“不听话”是否是一种更能拥护成人“权威”的选择呢?如果孩子提出“先玩十分钟就立刻写作业”,我们从结果去看,如此,孩子可能会更愉悦地去写作业。如果孩子说,作业是“一周后才交”,那么也没有必要“先完成作业再玩”。孩子们如果被赋予机会和权利对权威人物的命令进行评论和抗议,可能会令权威人物更加理性,做出更能符合所有人利益的决策。其实整个社会都一样,任何权威,要允许人们评论,才能增加和改善权威的“理性”程度,使之更为“权威”。同时,我们也需省察自己面对的教养压力是否也令自己变得更加冲动和专制。

  儿童成长的过程,也是一个逐渐获得理性的过程,他们越来越清楚怎样做才是最符合自身的利益的,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讲,“不听话”也是一种必然。如果我们多读一些儿童行为和心理学家的书,如Alan Kazdin等人的著作,就会发现我们还有很多方法没有尝试过。

  同时,当我们认真思考过孩子们为什么会“听话”或者“不听话”的时候,也许会发现一条新的出路,这条路不再是过去成人与孩子充满争战的道路,而是智慧的管教与共同成长的道路。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