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纯 上

  从伊尔库茨克出发,去参观世界最大的淡水湖和最深、最古、最清的湖泊:贝加尔湖(Lake Baikal)。夜宿湖畔小镇利斯特凡颜卡(Listvyanka)的山间木屋旅馆(chalet)。大巴开进一条窄窄的小巷,碰到对面来车就要互相避让,否则会堵车,但路旁还在大兴土木。到旅馆下车,推开木篱门,却发现台阶步步高升。拖着大箱气喘吁吁爬到二楼,只见山峦青翠,主人种的鲜花、香料行列整齐。卧室很大,木地板、木床、木椅,顶上有老虎天窗,质朴可爱,浴室也不小。出门去鱼市吃饭,经过山坳里绿树掩映下的一栋栋木屋。黑狗、黄狗在墙那头蹦蹦跳跳,激动地狂吠。各色花猫出没小路,毫不怕人。

  鱼市除了卖吃食(主要是各色熏鱼),也有当地人出售旅游纪念品的摊位。从贝加尔湖里捞出的各种鱼,包括此地独有、长于冰冷深水中的奥姆鱼(omul),多半撒盐、烟熏后出售。我们买了热熏、冷熏的奥姆鱼。还有一种高价的小“油鱼”(fatty fish),听说活着时全身剔透玲珑,恍若无骨,但做熟了呈现琥珀色。同事爱吃鱼子酱,也买了两盒。拿着鱼找到一家小饭馆,登上二楼,叫了饮料、米饭、麵包,我们和学生们都双手捧鱼,豪迈大嚼起来。熏鱼做法简单,颇有野趣,就是咸了点。大厨、同事、导游边吃鱼边喝啤酒,好不惬意。晚餐在旅馆吃,大厨带我们一起做饺子,怂慂大家包了几个恶作剧的“幸运饺子”:里头放上大量黑胡椒,我还有幸吃到一个。晚饭后还有几个学生全身赤裸,特意跳入冰冷的湖水中一分钟,以资纪念。

  第二日上午先坐缆车观赏山里风光。大巴开上弯弯曲曲、颠颠簸簸的山路,找到上车地点。缆车两三人合坐,其实就是一个金属长椅,外加护栏和脚踏,吊在缆线上,缓缓向前移动。阳光灿烂,碧空如洗,四周山峦环绕,脚下绿树成荫,芳草无涯,还能看到登山、骑自行车的游客。到了山顶,我们又集合在一起,在当地导游带领下爬山向最佳观景点进发。转过山间大树,贝加尔湖陡然展现在眼前。万里无云,远方是蜿蜒的布里亚特山脉,几隻白船在湖上飘过。导游说,此地多晴好天气,空气能见度特别高,所以俄罗斯的卫星观测站设置于此。

  下午去参观湖泊博物馆(Limnological Museum)。该馆重点介绍贝加尔湖的情况,从水深、面积、体量(包含全球20%以上的淡水储量)说到湖中生物,内容丰富。水族馆的玻璃大缸内,大小鱼儿游来游去,悠闲自在,简直有催眠作用。分解水底微生物的绿色海绵和食用残渣的虾保证了湖水清澈,居功至伟。但学生对两隻圆滚滚的海狮更感兴趣,围在大缸前,一边惊嘆,一边拍照。博物馆还有模拟潜水艇体验的房间。坐在黑暗中,看面前的小荧幕展示入水一百米、五百米、两公里可见的动植物,听耳边的俄文、英文介绍,很有趣味。博物馆周围有公园,通过环山的木栈道能登高观景。时间有限,我们没来得及坐船游湖,有点遗憾。

  贝加尔湖的旅游业近年来日益兴旺,中国人是最大的游客团体。早晨出门跑步就有本地人来搭讪,操着怪里怪气的中文叫我“姑娘”,又用英文问我是否来自中国。小镇人也忙着修建乡间宾馆,希望吸引更多游客。在此度假,住处要登山,但风景幽美,节奏纾缓,是人生一大享受。但游客增多,污染加大,对贝加尔湖的环境保护未必是好事。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