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野生动物共处/小 冰

  一出门就能碰到动物的地方,一定是好地方。不是野鸡就是野鸭,不是野牛就是野羊,野兔在家门外散步,野鹿在马路上不快不慢地走路;在地铁站等车看见天鹅大摇大摆地走过。还有松鼠,简直就像宠物,随时在你身边跳来跳去,与你共享空间。这些事对于有的地区的人来说,听起来很奇妙,令人遐想。而对于住在美国郊外的不少人,却并不稀罕。平心静气地说,老美在尊重自然,保护动物方面,还是做得不错的。

  年少时因一些原因,我曾经随父母在四川凉山的谷堆林场生活过一段时间。那里是原始森林,因着林场员工的到来,才有了人类的足迹。早晨起来,满目是树影与蓝天,能嗅到森林的野味,能听见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只是那时的人,不把自然界的好当回事,现在想起来,真是亏大了。

  在洛杉矶的一个居民区,有一天早晨天还没有大亮,我拉起窗帘从二楼望出去。忽见花园尽头的篱笆外有一头大灰狼,牠正在觅食,或许想在天亮之前有所收穫。我大惊小怪地叫来主人Daisy:“你看,太可怕了!竟敢入侵你们的生活区!”Daisy也兴奋起来:“哎呀,你们真是有眼福,我好久不见牠们了。”说起大灰狼,她就像说起朋友:“牠们很懂人性的,只在晚上出来,也不来居民区骚扰。”Daisy继续道。

  “狼性原来如此,‘狼心狗肺’之说,看来也不尽然!”我感嘆到。

  天快亮了,大灰狼渐渐远去,也不知道牠有所收穫,还是没有。我突然觉得牠很可怜,觉得人类很霸道。你看牠,不穿越篱笆,不打扰我们。牠很尊重人类呀!我们是不是也该尊重牠们呢?你来我不往,非礼也!

  人类何必自以为比动物高出一等,论自然原始,大家原本是共存的。

  论祖籍,我们的多数地盘最初都是人家的。人与动物都需要空间,公道地说,过日子,人类过人类的,动物过动物的,大家相安无事才好!

  生态学家认为,人类的生活环境要多元才符合逻辑。换言之,人和动物要和睦。但是有的人却容不下野物,见到野物就想到口福,想到烹调方式、舌尖上的味道、餐桌上的兴奋,甚至想到吃了就会长生不老。这些人实在太狠,太“狼”,恨不得把野生动物赶尽杀绝。在他们的环境里,连野兔野鸭都看不到。

  吃肉是生理需要,譬如牛羊猪,鸡鸭鱼。该吃,统一圈养,统一屠宰,吃得放心。但是不要滥吃!古里古怪的吃法不要碰,吃了碰了是要遭报应的。

  那些吃出来的悲惨教训,不要时过境迁就此遗忘。果子貍、娃娃鱼、穿山甲,吃了,结果就吃出了禽流感、沙士,吃出了刻骨铭心的病毒。

  香港是一块福地,野鸽子成群结队地在居民区飞来飞去,郊野公园一不小心就碰到野猪。野猪野牛如果误闯了市区,能得到市民的善待,得到警员和野生动物专家的专程相送,送回去之前还确保牠们身体无恙。

  年初时与一班朋友爬山,前不久去荃湾水塘郊游,每次都看见一群群的野牛在山间平地甩着尾巴吃草,在丛林自由自在地散步。也看见三三两两的猴群,胆大包天地向我们瞪眼睛,抢食物。牠们用一举一动告诉我们,那是牠们的地盘。

  闲暇时走向大自然,和野生动物共处一阵子,惹出些小小的趣事,製造点有惊无险的刺激,都是合理的、惬意的、正常的。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