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的完美句号/姚 船

  图:饭后甜点可令家庭聚餐的气氛更加温馨甜蜜 资料图片

  常听人说,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酒足饭饱,鱼肉撑得肚皮隆起,亦让脑神经被油水浸透,这时,在懒洋洋的体态中,抽一根香烟,仰头吐几口烟圈,烟雾缭绕,三分醉意,飘飘欲仙。也许,这是一些人眼中的晚餐完满结束。

  可现在,更多人认识到吸烟危害健康,这种中国式“神仙”越来越少了,尤其在公共场合普遍禁烟的今天。而在西方,人们普遍认为,甜品才是晚餐的句号。如果没有甜点,这餐饭就像缺少什么,留下遣憾,不算完美。

  我到西人家庭作客,还是移居多伦多以后几年的事。那时,住在城市南面一间小屋。右邻是一对老年英裔夫妇。女主人安茹热情好客,又很健谈,大家成了好朋友。有一天,她兴高采烈对我说,女儿要为两老搞一个派对,庆祝结婚三十周年。

  我们曾获邀到她家里喝下午茶。小客厅的墙上挂满大大小小相片。她兴致勃勃逐一向我们介绍。指着年轻时左拥右抱的两个男孩子说,这是她和前夫生的;又指着另一张,那是丈夫欧柏和前妻生的两个儿子。她坦然笑着,结婚时新家庭已经有六个人。两年后添了个小女儿。如今大家都有自己的家。她啜了一口茶,对着一张放在中间的大合照,掩不住满脸自豪,我现在有九个孙子、孙女和外孙。

  这样的大家庭开派对,小屋当然容纳不下,所以他们选择在附近街口一家餐厅举办。那天,亲友到贺,四、五十人聚在一起,好不热闹,欢声笑语一片。因为只有我们一家中国人,显得较拘谨,安茹常过来打招呼。问我们汤好不好喝,沙律和烤麵包怎样,牛肉会不会太生?说实话,因为一人一份,分量又大,也不敢剩下,吃得很饱。殊不知侍应又端来一大块朱古力蛋糕。脑袋真的替胃叫苦了!那时两个儿子还小,不能为我分担食物。

  也许见我迟迟未动手,安茹走来问道,不喜欢朱古力?我忙说,太喜欢了,只是已经吃得太多。她微微一笑,没吃甜品,这一餐就算没完结。又说,甜甜的,你先试一试。我用叉子尝了一口,很松软,那恰到好处的甜味似乎专为刺激味蕾,舌尖轻轻一舔,食欲立刻上来,胃里也好像专门留出一小块空间放置甜品。当我缓慢把蛋糕吃完,并不觉得肚子撑着,反而有一股舒畅满足的感觉。

  而真正意识到甜品对晚餐的重要,还是大儿子娶了一个西方姑娘以后。虽然婚后他们买屋自住,但每周六晚上都会回来吃饭。我们煮的中菜,儿媳妇啧啧称好,吃得很投入,只是我们发觉她离座时总显得有点犹豫,欲言又止。有次儿子悄悄告知,她问有没有甜品?原来这样。我马上对她说,这次没准备,下次买。她忙回道,没关系,以后我们带来。

  自此,周六他们回家,手里拎着买来的蛋糕或捧着自己焗製的糕点。中餐吃完,来个西式甜品。这时,儿媳妇最来劲,忙着拿盘子拿刀叉,一人分好一份,送到面前。我夸她服务好,她满脸微笑道,有甜品,Perfect(完美)!

  一顿丰盛晚餐,有海产的鲜味,肉质的醇香,蔬菜的清爽,各种调味料的配搭,已然齿颊留香,最后配上甜点,香与甜互相交融贯通,确实是味蕾的最大满足。至此,餐桌上的享受可画上完美的句号。难怪西人对餐后甜品趋之若鹜,认定是饮食中天经地义的事。

  近年,受健康饮食潮流影响,我和内子对甜品开始敬而远之。可在周六中西合璧的家庭餐桌上也带来了小麻烦。我们对儿子说,虽然暂时未见血糖高,但年纪大,要警惕。他们理解,不带甜品了。只是两个小孙子在家里天天吃西餐,习惯了,来爷爷奶奶这里也吵着要吃甜的。

  我对儿媳妇说,你照样带来吧,我们不吃,你们吃。儿媳妇瞪大眼睛,这样行吗?想一想,一家人围坐一桌,有的动叉,有的呆坐,气氛肯定不够融洽。儿子建议,你们也吃一点吧,一星期一次,不会影响身体。就这样,甜品又在家里节假日餐桌重现。儿媳妇又负责分糕点,小孙子争着递送,温馨愉悦的空气悄无声息在这小小空间里瀰漫……

  这个时候,我会感到心里甜滋滋的,不只因为饭后那可口的甜点。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