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造好改革得当 人币短期延续强势

  图:中国经济短期有望保持平稳较快增长,而美元指数弱势也可能延续一段时期,短期内人民币对美元仍将保持在稳定或相对强势水平

  年初以来,人民币对美元表现相对强势,累计升值幅度达到4%左右,主要由于美元指数走弱、中国经济指标超出市场预期和政策当局着力提振市场信心,避免中美冲突,人民币汇率稳中有升。综合来看,笔者预计短期内(未来几个月内)人民币对美元可能延续相对强势或保持相对平稳。但中期内,由于美元升息进程、美元汇率和中国经济走势仍存在一定不确定性,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面临一定波动;中国政策当局可能择机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人民币汇率的弹性可能增加。

  中银国际研究部资深经济学家 叶丙南 宏观分析师 张婉

  基于上述判断,笔者将2017年底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预测调整为6.65至6.75之间。

  一、美元指数表现弱于预期

  年初以来,美元指数表现相对疲弱,年初至今美元指数已经下跌9%,而2015年和2016年则分别上涨9.3%和3.6%。主要货币对美元出现显著升值态势,年初至今欧元、日圆、英镑、韩圜和印度卢比对美元分别升值12.4%、7.1%、5.5%、5.4%和5.9%。与其他货币相比,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幅度相对较小,年初至今对美元升值4%左右,以一揽子货币衡量的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则下跌0.8%。

  美国与主要国家经济和货币政策从过去两年的分化逐步走向收敛是推动年初以来美元指数走弱的主要原因。过去两年,商品价格持续走弱,欧元区和日本经济不振,欧元区还面临急剧上升的政治风险,新兴市场则处于“经济硬着陆”的恐慌之中。美国经济呈现良好復甦势头,美元升息预期正劲,美元相对走强,2016年底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提出多项经济刺激计划提振了市场对美国经济增长和再通胀的信心,带动美元指数创下阶段性最高。

  但年初以来,全球经济尤其是欧元区、日本和新兴市场经济加速復甦,商品价格大幅回暖,随着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欧元区政治解体风险大幅下降,欧洲央行加速释放可能退出量化宽松信号,全球市场风险偏好回升,波动率指数创阶段性最低,风险资产价格大幅上扬。

  虽然美国经济延续復甦态势,该国政府当局却因“通俄门”、“泄密门”等事件与国会政治冲突上升,刺激经济政策推进缓慢,加上其贸易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立场,影响到市场对美国经济长期竞争力的信心。

  美联储年初以来加息两次并释放缩减资产负债表的信息,与市场预期高度一致,由于市场早已在美元指数中反映了加息预期,加息信号对美元指数的边际拉动作用减弱。当前,随着美国通胀指标的回落和国内政治经济环境不确定性上升,尽管美联储主要官员释放了相对紧缩的信号,市场的预期依然相对疲弱。彭博数据显示,基于市场隐含预期的12月份加息概率只有25%,2018年再继续加息一次的概率只有30%左右。美国与其他主要国家在政治经济风险出现逆转,货币政策从过去的分化趋于收敛,令美元指数从年初以来持续走弱。

  二、中国经济指标好于预期

  今年上半年以来,中国经济保持稳步復甦态势,各项经济指标好于市场预期。名义GDP增速从2015年四季度6.4%的低位,回升至今年第一季度的11.8%和第二季度的11.1%。伴随着外部需求的改善,中国出口由2015年和2016年的分别下跌2.9%和7.7%转为今年前七个月同比增长8.3%,对经济的作用也从过去两年的拖累转为拉动。

  随着经济的好转和资本帐户的监管趋于严格,资本帐户显著改善。2017年上半年,受资本帐户改善和美元走弱因素影响,外汇储备水平企稳并略有回升,从2016年年底的3.01万亿美元回升至今年7月的3.08万亿美元,今年上半年资本帐户实现盈馀156亿美元。

  随着中国经济企稳回升,房地产泡沫化和实体债务快速扩张所带来的系统性金融风险问题日益突出,货币政策逐渐从过去两年的极度宽松转为稳健中性,政府实施新一轮房地产调控,对金融体系尤其是影子银行的监管显著加强,推动金融去槓桿进程,市场利率明显上升,近期M2增速已降至10%以下。

  尽管紧缩的政策环境带动房地产市场逐渐走软,尤其是一二线城市销量下降明显,但三四线城市相对旺盛的需求,以及一二线城市土地供应的增加对房地产市场起到了一定支撑作用,房地产市场下降趋势相对温和,表现好于市场此前预期。政策当局在稳妥去槓桿和保持经济金融稳定之间把握平衡,预计未来政策环境相对稳定,中国经济从今年三季度开始逐步平稳放缓。

  三、提振市场信心和防止贸易冲突

  经歷2013年“钱荒”和2015年下半年股汇大波动之后,中国金融体系脆弱性和投资者敏感性显著上升,政策当局更加注重稳定市场预期,避免市场再次出现大幅波动。

  在今年5月份穆迪下调中国主权评级之后,中国宣布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中间价改革,在原有“收盘价+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的报价模型中加入“逆周期因子”,旨在对沖市场情绪的顺周期波动,缓解外汇市场可能存在的“羊群效应”。

  人民币汇率一直是中美关系中的一个焦点问题,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立场强硬,多次表示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他还签署行政备忘录,指示对中国发起贸易调查。中国在新一轮改革开放启动进程中,保持国内政策环境的稳定尤为重要。无论是在人民币汇率问题还是在中美贸易问题上,中国都表现出有理有节、诚恳合作的态度。

  四、人币对美元汇率中期仍存不确定性

  考虑到中国经济短期有望保持平稳较快增长,而美元指数弱势也可能延续一段时期,短期内人民币对美元在未来几个月内仍将保持在稳定或相对强势的水平。我们将2017年底美元/人民币即期汇率预测由6.8至6.9调整为6.65至6.75。

  但从中期来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依然面临一定不确定性。首先,随着货币政策调整,2018至2019年中国经济依然面临一定下行压力。当前中国经济的增长动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宽松货币政策的刺激效应和全球再通胀趋势,未来仍需大力推进整体的结构性改革。第二,美联储可能会延续升息周期,增加国际外汇市场的不确定性。第三,中美关系中的动态调整和不确定性意味着人民币汇率政策仍是两国之间博弈的重要焦点。从中期来看,在经济和金融环境相对稳定的情况下,中国也将继续寻求增加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双边弹性,人民币汇率中期的不确定性因素依然存在。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