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嫁靖哥哥/怡 人

  情人节,七夕日,一年中似乎有不少日子都在提醒着我们找个对的伴侣是件多么重要的事情。论到好伴侣,恐怕在不少女生心目中,金庸先生笔下那个憨厚老实又有英雄气概的靖哥哥是个值得託付终身的对象,包括年少时的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我喜欢读武侠小说,金庸的《射鵰英雄传》更是少年时的枕边读物之一。记得那时看到书中那个古怪刁钻的俏黄蓉,和不苟言笑的憨郭靖终成眷属,打心眼儿里觉得他们好般配啊。英雄配美女,自古就是讨人喜欢的完美组合。而且,黄蓉是金庸笔下众多女子中我最喜欢的一个,娇俏美艷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有趣灵动,机敏过人。以至于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觉得黄蓉和郭靖在一起,会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

  直到不久前的一个周末,我遇到一个数年未见的老同学,从她的例子里,我才觉悟到,郭靖,也许并不会让黄蓉幸福一生。

  说起这个同学,当初也是个古怪精灵的小女孩,和她在一起总能有无尽的愉快欢笑。她能将一把野花,装饰得满屋生香;能让一个地下室,住出五星级宾馆的味道;能把原本枯燥的生活,过得自得其乐。后来,她结婚了,嫁给了一位又帅又酷的男人,但脸上永远是一副冷冷的表情,很难见到一丝浅浅的笑意。

  那时,不少女同学都羡慕她能有此良缘──是啊,年轻时,有几个女孩儿会不迷恋这一款男人呢?只觉得他们有着深如海的灵魂,蓝天般的情怀,你可以用一辈子的时光,去挖掘那里面精彩的内容。而那些贫嘴爱笑的男人,则很难入女生的法眼,总认为他们油嘴滑舌,内里苍白,似乎一眼就能望到底。

  但,这个想法终究是错了。

  那日重逢时,我看到暌违已久的同学,一张毫无表情的脸,一双宝玉嘴里说的死鱼眼,神情简直和她老公一模一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夫妻相吗?我们俩聊了很久,说着这些年各自的境遇。她是很会讲笑话,可老公从来也不笑,讲着讲着她就不想讲了。她也很有情趣,喜欢做各种小吃,喜欢把家里冷不丁地就换个花样,可老公不但没有惊喜,有时还会说她瞎折腾。时间久了,她也没有“折腾”的心思了,和老公慢慢同质化,生活变成了设定般的电脑程式。生儿育女过日子,上班挣钱养老人,甚至夫妻生活都有固定的时间,日子过得不仅趋于平淡,甚至是了无乐趣的。但想想也就明白了原因,随着岁月的增长,人生可以攀援的东西会越来越少,那些曾是里程碑式的东西如知识、财富、名声、职务等,在岁月里会渐渐失去吸引力,可以支撑生命从少年到白首的,只有“有趣”二字。

  人生就是这样,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考量标准。青春时光里,年少无知时,女孩儿总是计较那张外在的皮囊,或者所谓的名利地位。等到经歷了世事的风霜,我也终于开始懂得,一个有趣的灵魂,于一段婚姻而言是多么的可贵。

  记得曾有个香港作家说过与我类似的观点:金庸笔下的女人,最讨人喜欢的便是黄蓉,她是个十分有趣的人,男人娶了她一辈子都不会闷。可是多年以后,当我再读起《射鵰英雄传》的续作《神鵰侠侣》时,里面的郭靖、黄蓉都已人至中年,蓉儿身上已经很难找到当年那个古怪精灵的影子了。书中星星点点的各种痕迹,都能看出,婚后的黄蓉,已然和庸常的妇人,并无太多分别。想来,恐怕是她的那些“有趣”,也在漫长的婚姻生活中,被不解风情的郭靖消耗得所剩无几了。

  诚然,金庸笔下的郭靖,乃侠之大者,是个为国为民的英雄人物;但就为人夫而言,他难免有些呆板无趣,很难让漫长的婚姻生活保持生机勃勃。毕竟婚姻,说到底是一场对手戏,如果一人轻歌曼舞,一人置若罔闻,你在戏中,他在戏外,永远都不在一个频道上,又怎么能演好呢?

  女孩,终究应该嫁一个有血有肉有温度的人,才能感知到生命的快乐。有趣的男人,懂得享受生命之美,生活之雅,能把一地鸡毛的烦心琐碎,都扎成一个供你玩乐的漂亮毽子。哪怕爱的激情褪去,他幽默和温暖,都会让你免受婚姻的疲惫与乏味。

  所以,别嫁靖哥哥了,这世间好看的皮囊很多,有趣的灵魂太少,嫁给有趣的男人,才会收穫一世的美满良缘。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