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纹身的那些事/严 绫

  图:大卫‧碧咸腰间的纹身引起了汉字纹身的潮流 资料图片

  讲到纹身,可能有些人会难以接受,觉得“不入流”或者“黑社会才钟意纹身”。对于这些社会看法,我不能完全否定,但凭心而论,于如今这个开放的社会而言,这样“封建家长式”的观念不免有失偏颇。脱下有色眼镜,就纹身这件事来看,其实并不是件多么有辱斯文的事,甚至对不少人来说,身上的每个纹身都有着一些特殊的意义。

  纹身又称刺青或文身,自我国古代就开始有此记载。岳母刺字,在一代良将岳飞背上纹下了“精忠报国”四个大字,这应该就是最为人所熟知的古代纹身故事了吧。当然,除此之外《越绝书.外传本事》中亦有记载:“越王勾践,东垂海滨,夷狄文身。”可见,纹身并非舶来品,而是我国古代就有记录在册的文化符号之一。

  后来,一战期间,大量士兵因战死后面目全非而无法辨认尸身,只能立下无名碑以作纪念,因此,至二战时,众多士兵开始在身上纹身,以便他日若不幸战死家人能通过纹身辨认尸身。欧美的纹身文化也就由此开始兴起。

  随着社会风气的开放,身体展现的文化兴起,近几年,时髦前卫的香港仔女也不甘落后地追起了纹身潮流。甚至有爱好纹身者会组成联谊社团,定期举行展览会,将纹身图案视为艺术品,有名的纹身师傅也被视为艺术家。香港就有不少这样的纹身艺术家,有“香港首席纹身师”之称的Gabe(沈龙威)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出现,改变了很多香港人对纹身的看法,也引领了汉字纹身的潮流趋势。

  Gabe的纹身舖开在尖沙咀一个不知名的商厦中,因为从小就看爷爷和爸爸写书法,他最擅长黑白图案和书法纹身。因为技艺精湛,找他纹身的人络绎不绝,亦不乏社会名流和演艺明星。但他有两个纹身原则必须遵守:一是不给人脸上纹身,以示对纹身者父母的尊重;二是纳粹标誌以及当年侵华日军的军旗图案不纹。

  二○○八年,球星大卫‧碧咸访港,专程找Gabe帮他纹身。碧咸本身想纹的汉字是“自强不息,永不言败”这八个字,但Gabe听后觉得这句话很土,不衬碧咸,于是告诉碧咸,中国人有一句话叫“生死有命,富贵由天”,并解释了意思。碧咸听后甚是喜欢,并决定让Gabe用狂草将这八个字给自己纹在腰间。至今碧咸面对媒体时仍然会说:“我全身最有意义,最有价值的纹身就是这个。”

  香港打星洪金宝的长子、演员洪天明也公开说过他身上所有的纹身都来自Gabe:“一开始爸爸不让我纹身,后来我自己有了第一个孩子,觉得是时候了,就找Gabe,纹了第一个纹身,是我孩子的名字,我的纹身都和最重要的人有关。”

  也许,纹身这件事就像榴槤,喜爱者总能找到纹身的理由,不喜者无论社会风尚如何变化也未必能全然接受。

  我想,即便是如今纹身已经被年轻一代普遍接受,仍旧会有不少社会学和人类学者会以不同的角度来研究这种带有部分暴力色彩的流行文化。但无论接受与否,不偏颇,不戴有色眼镜地看问题,看香港潮流,才是促进社会文化融合,两代人和谐沟通的基础所在。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