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颱风下莫自损元气/小 可

  “天鸽”,香港日前一个十号强颱风的名字。“天鸽”离去,不到一星期,达至八号强颱风程度的“帕卡”接踵而至。后者虽然没有前者厉害,但刚会过前者,人惊魂未定,后者不免令人心跳加速。

  “天鸽”来袭的那个早上,退休数年的小可,大清早起床,听到挂了整个夜晚的三号风球改为八号风球的消息;没多久,九号;再没多久,十号!从三号转至十号的时间,不是那么长,风越来越大、雨越来越多,风雨在窗外、大门外拍打不辍。

  正值处暑,又逢初二天文大潮,加上风暴大潮,鲤鱼门及鲤鱼门对岸的杏花邨,遭海水倒灌,在杏花邨停车场停泊着的汽车很快没顶;鲤鱼门低洼地方大水浸。那边厢,鲗鱼涌海岸的恶劣情况相差无几,海浪沖天。相关的新闻画面,相当震撼。

  数年前,小可尚在职,就在鲗鱼涌海傍的柯达大厦上班。作为报人,入行时早已有心理准备,无论遇多大的风雨,还是得紧守岗位,这是报人职责。报社旧址位处湾仔,周围有高厦屏障,风雨交加时,人还可以承受。三十多年来,小可多採访静态新闻或在副刊工作,外勤尽管也不少,总不如突发组同事每遇暴风雨更要加班出勤。报社迁到柯达大厦后,有一次,九号风球,小可几近凌晨下班,从大厦走出来,走不了几步,身上雨衣的钮扣即被大风全部解开,雨帽子被揭离,近视眼镜虽然仍然架在鼻樑上没有飞脱,但大雨之下,前面矇眬一片,全身似被人用多盆水从四方八面猛力泼过来。想回头走回大厦内,忽地那个方向的风特强。硬着头皮,走往大约有十分钟路程的港铁站。路上一直扶着路边栏杆,半爬半走地前进,好不容易港铁站隐约在望,却又来一阵强风;走到一座大厦的墙边凹处,暂时躲避一下……风似乎稍缓和,又马上向前进发。

  终于到了港铁站,列车班次疏落,小可拖着满是沉重的水的身躯,搭车到了家居附近的荃湾西站。那儿不近海,但大风雨不比之前弱,小可又一次蹒跚前进,上到家居大厦有六层楼高的平台,转乘电梯回家。只是十来步之遥,由于平台四面空旷,是强风聚拢的上佳位置,要不是紧握那几根栏杆,小可瘦弱的身躯早被狂风掷出街外。

  事后跟一位同事谈起,也是半夜下班的她,反而通宵留在报社没有离开。我说人人都下班,报社空调都关了,早有规定,说是为了保安问题,不准留宿的。她说,为了自身安全,也顾不得那么多。说得有理,小可那晚幸保平安,却也元气大伤。多年前,没有如今先进,也没有报社汽车接送,员工只好自求多福。

  比上不足,比下有馀,想来自己上述一点点的小经歷,算不得什么,还真要向在暴风雨中冒险当值的警员、消防员、民安队员、救护员、记者、义工等人致敬。天文台、渠务署、土木工程拓展署等相关政府部门奋力为市民服务,也值得赞赏。

  香港近年有股歪风,始作俑者反对派,动辄政治化─“都是政府的错”。政府做得好,他们视而不见。比起邻舍,台湾、澳门、珠海、海南岛、潮汕、台山等地,总的而言,香港近年在暴风雨下所受的损害不至太严重。港人有句口头禅:“香港是福地。”每件社会大事发生,同舟人,应该同心协力,总结和汲取经验教训,想方设法于下次做得更好,社会才会和谐进步。

  今次强颱风引发的新课题是如何防大潮,全社会都要学习,惯于无事生非者应该收敛,人为製造“政治暴风雨”,社会元气必然大伤!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