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在河上的游泳池\小雪

  茱莉叶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如果不是紧抓住我的胳膊,她一定是要跳起来的。

  “维莱特河那边的游泳池开放啦!”

  “就是你去年跟我说的那个建在人工运河还是人工湖上的游泳池?”我帮她拿走快要被她打翻的咖啡。

  我还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和茱莉叶在塞纳河畔的人造沙滩上“假装在海边”的情形。我们坐在石头垒起的河堤上,脱了鞋把脚伸到塞纳河蓝绿色的河水里,时不时的用脚尖踢起水花。茱莉叶告诉我:

  “我记得我奶奶告诉我,曾经塞纳河是允许人们跳到河里去游泳的。后来是因为有了游客和货运的船隻,既有安全隐患也有水质问题,所以便禁止到塞纳河里游泳了。”

  “后来巴黎人都只能在游泳池里游泳。你知道么,巴黎的室内游泳池可能是全世界要求最严格规矩最多的了。比如说所有人都必须戴游泳帽,哪怕你是个光头!男士必须穿那种紧身的游泳短裤,像很多美国人喜欢的沙滩裤那样的短裤是不让进的!”

  “在游泳池里游泳只能叫做锻炼,完全没有在河里游泳的那种跟大自然亲近的感觉,我实在是太喜欢在南法的时候去河里游泳了。不过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我和几个好朋友偷偷跳进塞纳河玩过一次,回去告诉爸妈说是不小心掉进河里的。哈哈哈!”

  茱莉叶一边笑,一边一脸掩饰不住的怀念。几分钟以后,她却已是完全另外一副表情。因为她在报纸上看到了维莱特河上将修建一个游泳池。总算,歷经一年的等待,这个游泳池终于修好了。那种跳进河里游泳的记忆,是茱莉叶许久以来难以割捨的情怀。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们相约到了维莱特河上新建的游泳池。这个总长一百米的三个游泳池比我想像的看起来要大得多。三个游泳池按水的深度分为小孩的戏水池,水深一米二的初级池,和水深两米的训练池。人们也很自然的“各取所需”去到各自适合的泳池里。不断有人来,也不断有人离开,所以整个场地从来不会觉得有拥挤的感觉。

  除了能在河里游泳,茱莉叶最开心的是她不需要戴上游泳帽,她在岸边美美地拍了好些照片才尖叫着跳下水。我正要问她水冷不冷,只见她从水里冒出来的时候头上顶着绿色的一条长水草,我忍不住大笑起来:

  “茱莉叶,你的头髮!你的头髮什么时候变成绿色了⁈”

  “什么⁈噢天吶!吓了我一跳,这是水草!我的蔬菜沙拉!哈哈哈哈!”

  茱莉叶从头上抓下那条水草,还假装放嘴里吃了一下。趁我伸手下去摸摸水温的时候,她冷不丁过来拉住我的手腕,顺势把我拉进了水里。

  我掉进水里,冰冷的河水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再从水里冒出来的时候,阳光洒在我的身上,觉得十分温暖。微风徐徐掠过我的髮梢,我抹开脸上的水珠,睁开眼,这个瞬间,我懂了巴黎人喜欢在河里游泳的那种情结。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