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恩师\刘淑萍

  念书时,我写字潦草,作文本上不是墨迹就是涂改,不是四处乱划线,就是打V或倒V,填上漏掉的字词,以至整个页面不堪入目。有老师批:鬼画符!有的老师根本不看,就打一个低分。弄得我对作文意兴阑珊。

  初三时,新来一位语文老师,四十多岁,瘦弱的身材,温和的笑脸,他第一次在我作文本上的评语是:乡村景色,憨厚农民,双抢之苦,劳动之欢,尽在笔底显现。不足的是还有错别字,字迹也有些潦草,望改进。有的句子给打上了一连串的红圈以示褒奖。最后标上了难得的九十分。

  我大喜过望,沉浸在被老师表扬和获高分的喜悦中。两周之后老师找我谈话,他在一个小黑板上写上了一个“劣”字,问:认识吗?我说认识,心里有些难过,以为老师又说我作文字写得不行。哪知老师说,这个字的结构,上是“少”字,下面个“力”字,“劣”,就是比别人少出了力。这个字告诉我们,人生的优劣,不是先天决定,而是后天形成的。谁都不是生来就写不好字,而是后天懈怠、懒惰,不肯多付出努力的结果。你的文笔不错,但性急,字写得潦草,如果不下一番功夫改正,恐怕将来要吃亏,谨记!

  我记住了,下决心练习写字,以后每次作文我都认真地先在草稿纸上写出,检查修改完后再正式抄在作文本上。我就这样改掉了写字潦草的劣习。

  高中时,我的班主任是一位年轻的女老师。不知她为何有着那样的火眼金睛,直看到了我的心灵深处。那时,我暗恋班上的学霸某男,每天走进教室,眼光总是不由自主瞟向某个座位。目光与他对接的一瞬间,感到脸有些发热。倘或搜寻不到,竟是那么地失落,直到他走进来,眼光瞟向我,才感到踏实了。那个年代的青年是封闭的,不像现如今喜欢一个人可以公开地说“他(她)是我的菜”,甚至,某些不经意间流露出感情还会被老师和同学鄙视。一段时间内,我徘徊在理智和感情之间,郁郁寡欢,内心变得敏感而脆弱。

  老师找我谈话了。她轻柔的声音,笑意盈盈的脸色瞬间消除了我的忐忑不安。她问:“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吗?”“读过《青春之歌》吗?”我点头。老师说,谁都年轻过,谁都有浪漫情怀,但有些东西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消失。人的一生很长,我们会经歷很多。尽管有些东西是美好的,但现在不能放任,否则会产生不可估量的严重后果……这些话,在过去那极左和封闭的年代,实在太难能可贵了。

  我明白老师的苦心,从此将不该“放任”的情愫收藏起来,平安顺利度过了“青春叛逆期”。

  学生时代两位老师的指引,成为我人生旅途中心灵一盏明亮的灯。想起英国电影《春风化雨》,那位女老师如一缕春风,把全部热情都倾注到学生身上;美国也有电影《春风化雨》,里面的男老师一反传统名校的严肃刻板,颠覆了保守的原教学方式,赢得了学生们的尊重和欢迎。

  汶川地震中有老师用自己的双手和肩膀扛起倒塌的水泥板,牺牲自己抢救学生。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除了学问,思想行为品德人格乃至仪表都该是学生学习的表率。

  莫言获奖后回忆他的老师。小时候的莫言并不像现在这么受欢迎,他因为说学校像监狱,老师像奴隶主,学生像奴隶,学校就给了他处分,他就成了坏学生。此后学校一旦发生了什么坏事,第一个被怀疑物件就是他。有天午睡时,迟到的莫言脱下脚上的木拖鞋,提着鞋光着脚轻轻走进了教室。此举被教体育的王老师看到了,问莫言为什么,莫言说怕把同学吵醒了。后来在一次办公会上,当所有的老师都说莫言的坏话时,王老师却讲了这件事,说莫言其实是个品质很好的人。通过一件小事发现学生内心深处的良善,这是多么的慧眼识珠啊!

  周国平说:“灵魂是一隻杯子。如果你用它来盛天上的净水,你就是一个圣徒;如果你用它来盛大地的佳酿,你就是一个诗人。”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灵魂之杯,以上老师的灵魂之杯,注入了自己最甜美最纯净的人性之水。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