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放松金融监管 刺激经济復甦进程

  图:耶伦藉通过讨论《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影响,向市场传递明确信号,美国金融监管可能面临调整

  近日,倍受瞩目的全球央行年会召开,会议主题关注金融监管改革。美国联储局主席耶伦在开幕致辞中回顾了金融危机十年以来美国採取的一系列金融监管改革政策,以及这些政策对经济增长、信贷提供和市场流动性的影响。耶伦认为,《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实施和美国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FSOC)的建立等提升了监管的严格程度,严格的监管让市场更具韧性,却限制了中小银行的发展。\浦发银行总行战略发展部高级研究员 宋艷伟

  结合此前特朗普总统曾多次批评以《多德─弗兰克法案》为代表的金融监管措施来看,耶伦此番讲话向市场传递明确信号,美国金融监管可能面临调整。

  一、从歷史视角审视监管趋势

  从美国金融监管制度演进歷程来看,美国金融法制史歷经“自由─管制─再放松─重构管制”的过程。金融监管制度的发展是一个不断遭遇金融危机的歷史,也是不断应对金融危机和修正发展的歷史。

  不同时期,在不同的经济增速、科技引领节奏、全球产业链构建、国际资本流动、金融环境变革等因素交织反馈情况下,相应的监管模式也视市场的发展不断进行调整。

  具体来看,第一个时期是20世纪30年代之前,金融业处于较少管制的自由竞争时期。

  这一阶段的指导思想是古典自由主义。

  第二个时期是从对1929年经济危机反思为起点,直到20世纪60年代。其间美国金融制度形成了法律化、制度化的框架。颁布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对金融业进行严格分业管制是重要的标誌事件。这一阶段的指导思想是凯恩斯主义。

  第三个时期是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至2008年次贷危机。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面对产业空心化和滞胀的局面,美国各行各业均开始实施放松管制的浪潮。金融行业也不例外,1999年颁布的《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推进金融综合化经营,标誌着放松达到高峰。这一阶段的指导思想是新自由主义。

  第四个时期是2008年至今。对次贷危机的审视,以及《多德─弗兰克法案》的推出,就是对新自由主义的内省和反思。主基调是强调稳定、安全和避免风险,一定程度上不再是放松管制和鼓励创新。

  如今次贷危机已经过去八年,美国经济恢復速度加快,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日渐式微,经济自由活力恢復与僵硬的监管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新一轮强化金融效率,放松管制的诉求逐日高涨。

  二、监管调整可能的方向

  (一)放松“沃克尔规则”

  “沃尔克规则”是由前任美联储主席沃尔克(Paul Volcker)提出的,曾对场外交易(OTC)产生重大影响,部分有效地限制了银行的自营交易行为。它极大提高了合格交易商的门槛,致使场外交易量锐减。目前,国际金融体系处于结构性调整中,在国际贸易增速放缓、“逆全球化”隐患增加的背景下,国际资本流动格局正在发生变化。此外,全球资本流向美国的幅度加大,对金融市场创新产品的需求增大,继续限制金融市场交易已经不合时宜。

  (二)继续强化功能监管

  金融创新和金融监管之间的平衡点,需要根据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情况再度进行调整,进一步完善功能监管,并通过与机构监管协调推进来完善金融监管体系。基于法律形式而非经济功能的监管,使得金融体系容易遭受监管套利的风险。

  美国金融监管改革将进一步纠正金融监管体系的碎片化和监管套利等问题;进一步强化功能监管,在监管新规制定与实施过程中,完善适用于不同类型市场参与主体的统一市场规则。特别会关注各类市场参与主体,如互联网金融等,以开放务实的政策去拥抱金融科技创新,增强金融监管的有效性。

  三、监管改革带来的影响

  (一)各国金融监管结构化差异增大

  近年来,世界金融一体化程度日益紧密,相关事件对全球金融体系影响的蝴蝶效应进一步扩大。美国金融监管改革将驱动全球展开新一轮主动型或被动型的金融监管改革。金融危机之后,国际贸易、金融改革,特别是金融监管改革的国际协调日益增强。各国在金融监管框架的逆周期性、资本监管权重、市场参与者透明度、流动性风险防范等方面均有所加强。但近期国际金融市场动态显示,全球产业链正在重构,国际资本流动格局逆转,各国经济发展差异化加大,这将导致全球各国金融监管的差异化扩大。目前美国金融监管开始“松绑”,但欧洲、日本和中国的金融监管趋严。

  (二)国际金融市场结构发生变化

  美国金融监管改革将使国际金融市场竞争模式、机构力量对比、产品结构发生巨大变化。

  一是会显著提升美国金融业竞争力。目前美国逐渐修復了上一轮国际金融危机所带来的重创,经济也重回稳健增长的轨道。在过去六年中,即便内外部冲击不断,但美国再未爆发出大的银行系统性风险,美国金融市场重现繁荣,美股更是创下歷史新高。美国金融监管放松,一定程度上将激发美国国内金融机构的活力,促进美国金融业发展和提升国际竞争力。

  二是全球场外衍生品市场的发展会触底回升。“沃尔克规则”的修改将对场外衍生品的监管结构性松绑。场外衍生品市场参与主体依据交易规模和市场影响程度的分层监管将进一步完善。在限制衍生品交易投机仓位的前提下适度允许自营交易的开展。

  外汇、利率、商品及金融即远期等以对沖套保型自营交易将逐步放开。更具透明性的、对沖套保类衍生品交易品种可能会加快发展。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