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出的国际金融家郑铁如(下)

  外汇业务奇才

  铁老不仅是一位杰出的国际金融专家,而且是外汇业务的行家里手。他在担任港中行经理期间,运用丰富的经验,以及对国际形势的深邃洞察,外汇交易上获利颇丰。以下是两个具有代表意义的事例。

  香港沦陷后,日本侵略军强迫港中行开门復业。铁老对日军说,復业就得支付存款,我们没有钱支付。日军说,没有钱可以借给你们。你们有抵押品吗?铁老就把一位客户逾期没有赎回的房地产做抵押,向日本正金银行借到军票200万元,但存户大多已去外地,军票不能用来支付存款,日军就按1元军票合4元港币的比率,付给中行800万港元。到日本投降前夕,市面上军票不断贬值,1元港币已可换到5元多军票。铁老抓住时机,同香港中国国货公司(铁老是该公司董事长)商量,卖掉公司的一部分货物,将所得军票借给港中行还债,中行则按军票4元折换港币1元的比率归还国货公司所借给的军票。这样就只用几十万元港币还清了正金银行200万元军票的债务,净赚了700多万港币。铁老后来笑着对人说,我们大厦的地皮可说是日本人付的钱。

  作为一个外汇业务专家,铁老养成了按时收听重要广播的好习惯。在二次世界大战前夕,有一天他收听伦敦广播时,听到英国财政大臣宣布,如果大战不能避免,政府将徵收私人持有的外汇和美国股票。铁老凭藉其多年积累的外汇市场经验,立即意识到大战爆发已似箭在弦,如果英国徵收私人外汇,英镑势必暴跌,美元势必狂升,很可能从1英镑折4.6美元跌到折4美元以下。他立即打电报到纽约抛出英镑,又在伦敦和香港买进了300多万美元。结果在他买进美元没几天,英国果真宣布徵收私人外汇,于是英镑一下子跌到每英镑合3.6美元。那些卖出大量美元的银行经理到那时才明白中国银行大量买进美元的原因。在这次外汇买卖中,铁老替中行赚到了盖新厦所需的大部分资金——700多万港元。

  铁老能够很好地保全资金不受损失,在于他具有敏锐的政治头脑,善于从政局变幻中窥测到外汇市场的动向。太平洋战争爆发前,铁老看出日本军阀的狼子野心,为安全计,他把港中行全部资金调存英美两国。由于事前採取了防范措施,香港沦陷后,港中行资金未受丝毫损失。抗美援朝战争伊始,为防范美方冻结港中行在美资金,他及时将存放在美国代理行的存款馀额压缩到最低限度,使港中行后来被冻结的资金只有5万多美元。这是铁老善于根据国际政治形势变化处理业务的又一例子。

  铁老还善于从经济形势变化来窥测政治动向。曾经有过这样一件事,在美国还对中国实行封锁禁运的时候,有一位英商向港中行开立一份从澳洲进口麵粉到中国的信用证,数量很大。铁老从中分析出,这些麵粉是美国通过澳洲转口输入中国的。当时麵粉是禁运物资,既然美国允许大量麵粉转口输入中国,说明美国在处理中美关系方面可能有新动向,于是他写了报告送内地参考。后来铁老到北京见到周恩来总理问起此事,周总理指示有关部门查阅档案后认为,铁老分析正确,对铁老备加赞许,同时要求有关部门好好学习铁老,要善于从一般业务中发现内在的更为重要的东西。

  铁骨铮铮 急公好义

  铁老人如其名,生来一副铮铮铁骨,一身都是正气。他刚正不阿,不畏强权与暴力。不管你官有多大,也不管你是中国人、外国人,只要你错了,他就敢于批评反对。上世纪40年代末,当香港中行在德辅道购地建楼时,有机构要求对港中行新建大楼高度作出限制,并以港英政府工务司将不予批准施工相要挟。铁老据理力争,最后由港督出面“调处”,以可以略高几尺而结束纠纷。抗美援朝期间,在港督主持欢迎美国第七舰队司令的宴会上,铁老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义正词严地阐述了朝鲜战争的性质和中国人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正义性。

  抗日战争期间,铁老领导的港中行发挥长期为爱国华侨提供汇款服务的网络优势,将海外侨胞的捐赠物资及时转交国民政府或八路军,受到时为八路军代表的周恩来、叶剑英等联名致函表扬。港中行接受新中国领导后,铁老更受到周恩来总理的知遇和信任。在处理港中行和海外其他分行的一些重要问题时,周总理经常徵求铁老意见,铁老总是坦率陈言,受到周总理的重视和嘉许。

  铁老铮铮铁骨、坚持原则的崇高品德,在中国银行和香港金融界可以说是闻名遐迩、有口皆碑。同时,他对同行、好友遇到的困难,总是急公好义,全力相助,乐于替人排忧解难。香港某华资银行老闆是铁老至交,在一次金融风潮中为挤提存款所困。铁老毫不犹豫地每天下午亲到该银行营业厅坐镇一个小时,以他的声望和信誉终于平息谣诼,使该银行摆脱了困境。

  新中国成立前,内地银行业设在香港的十多家分支行竞争激烈。新中国成立后,关系有了很大变化,亲如一家。1951年底,港中行大楼落成。当时港中行员工不足百人,需用面积不多,而有些中资兄弟行和内地驻港机构却为没有适当的办公地方而发愁。铁老急人之所急,将大楼的很大部分租给相关保险公司、贸易公司和航运公司等,既解决了兄弟单位的困难,又使大厦出现一片兴旺景象,成为祖国在香港的一个重要立足点,成为祖国欣欣向荣和团结强大的象徵。

  更令人感动的是,浙江兴业银行香港分行由于办公楼租期届满,而新的办公楼尚未办妥租赁手续,面临关门停业的危险。在这危急时刻,铁老毅然伸出援手,把港中行营业大厅的四分之一和部分阁楼让给浙江兴业银行当营业场所,在境外开创了一个大堂有两家银行同时营业的特例。铁老急公好义和乐于助人的事迹,在银行界传颂不已。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