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一带一路”机遇港搭建投融资平台

  图:香港彙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机构投资者,是国际投融资平台的领导者,一大独特优势在于能够打通内外市场

  香港日前举办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以“化愿景为行为”为主题,为“一带一路”建设加快进程而集思广益。未来,香港需要巩固自己作为国际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的独特优势,聚焦“一带一路”资金融通,构建“一带一路”投融资平台,拓展自身发展空间。/中银国际研究部资深经济学家 叶丙南 宏观分析师 张婉

  “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以来,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为建设重点,有力促进了沿线地区互信合作和利益共赢,为保护经济全球化成果和推动世界经济復甦注入了新的动力,未来前景广阔。

  香港的新使命与新机遇

  香港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节点,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优势显著。从区位上看,香港是东西方经贸合作和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一带一路”建设需要香港充当合作的桥樑。一方面,香港长期充当内地与世界的“超级联繫人”,具有“一国两制”环境下背靠内地、面向全球的独特优势,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门户;另一方面,香港是高度开放的自由经济体,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地区保持着紧密的经贸往来,尤其是在东南亚等“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地区,香港企业在当地人文基础雄厚,合作歷史悠久。

  从香港自身的实力看,香港是重要的国际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被众多国际机构评选为全球最具竞争力的地区之一。一方面,香港作为发达经济体,已经形成了规范的市场制度、完善的司法体系、先进的商业基础设施、多层次的投融资体系,公正透明的监管体系、较低的税率环境和顶尖的专业服务能力,可以直接与国际标准接轨,具有普遍适用性和推广意义。“一带一路”沿线既包括和香港发展水平接近的西方发达经济体,又包括大量的亚洲发展中国家,双方合作中难免会遇到商业习惯和行业标准的碰撞,香港的加入有助于建立,协调和推动一个专业化、一体化、国际化的商业标准,消除双方的隔阂。另一方面,“一带一路”沿线多为发展中国家,除了海陆空、信息、能源等“硬件”基建网络平台建设匮乏外,在政策、规则、标准等“软件”平台的建设也才刚刚起步。香港专业服务机构众多,能够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所需的会计、设计、谘询、法律、仲裁、航运、物流等专业配套服务,成为“一带一路”的综合服务平台。

  香港若将自身发展与“一带一路”建设有机结合起来,即能够进一步巩固和提升香港优势,主动应对发展中的挑战和瓶颈,提高香港长期发展竞争力。

  首先,当前国际形势复杂多变,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原有的全球经济合作框架面临挑战。香港作为高度自由的贸易港,外界环境变化很容易影响到香港本土发展。从自身发展的长期角度看,香港需要主动融入“一带一路”倡议引领下开放包容和互利共赢的多边合作新机制,增强香港抵抗外部冲击的韧性。

  其次,香港当前经济发展面临不少挑战,传统优势相对减弱,新的经济增长点尚未成型,部分民生问题比较突出,影响到了香港的可持续竞争力。“一带一路”建设聚焦发展而且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强调释放沿线经济体的发展潜力,实现发展成果的共享。香港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有助于突破当前发展的瓶颈。香港既能够在基础设施建设和融资、自由贸易等香港传统优势领域继续开拓业务空间,弥补本土需求不足的难题,又能够分享到“一带一路”创新发展中涌现的新技术和新理念,培育经济发展新动力。

  再次,香港是当前世界最具竞争力的地区之一,但也同时面临来自内地多个城市和其他区域金融、贸易中心的竞争。例如在2016年起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评选中,新加坡成为世界第三,香港屈居第四。香港如果错失“一带一路”倡议的广阔发展机遇,浪费了自己独特的先发优势,可能会在未来其他国家和区域奋起直追中面临更激烈竞争。

  发挥自身独特金融优势

  “资金融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关键。“一带一路”涉及沿线包括中国在内的65个国家,2016年“一带一路”沿线总人口约46亿,经济总量超过23万亿美元,对外贸易总额接近11万亿美元,分别佔全球的62%、31%和33%,区域发展的资金需求量巨大。据亚洲开发银行测算,到2030年仅亚洲地区的基建投资需求就高达26万亿美元。“一带一路”的贸易和设施体量意味着其资金需求无法由单一国家独立承担,需要统筹沿线金融资金,共建跨境金融合作网络。因此,“资金融通”还有助于创建金融利益共同体,是促进政策沟通和民心相通的重要支撑。

  香港是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中心和亚投行首个吸收的非主权意义的经济体。聚焦资金融通,香港可以成为“一带一路”投融资平台,发挥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平台优势,探索“一带一路”融资创新安排,解决“一带一路”融资瓶颈。

  香港是国际投融资平台的领导者。香港在跨境投融资领域具有雄厚的资金基础,彙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机构投资者。截至2016年,香港跨国银行机构数量超过200家,香港基金管理业务合计资产达18.3万亿港元,其中66.3%来自海外投资者资金,在香港管理的资产总值为7.03万亿港元。香港还具有领先的项目投融资专业管理经验,能够从项目立项开始,提供尽职审查、融资机构安排、合同条款设计、项目风险管理、退出机制安排的“一条龙”项目投融资服务。

  香港作为国际投融资平台的一大独特优势在于能够打通内外市场。香港是连接优秀中国企业与国际投资者的交易平台,同时也是内地资本市场走向世界的第一门户。截至2017年上半年,香港股票市场中内地背景的企业超过1000家,市值超过15万亿港元,分别佔全部上市公司的50%和60%以上。2014年以来,“沪港通”和“深港通”已先后启动并有序发展,内地与香港基金互认,“债券通”北向通道开通,内地与香港互联互通日益紧密。

  香港具有高度发达的资本市场和丰富的金融产品,能够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综合化的金融服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以信贷融资为主,但受制于自身信用评级和当地金融市场发展水平很难获得充裕的资金来源。资本市场是债券、股票、商品、期货等各种金融产品发行和交易的平台,具有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体制优势。利用香港资本市场的平台优势,“一带一路”建设企业能够获得多层次的融资渠道安排。特别是“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周期长,收益率低,更需要发挥资本市场的创新优势和运作优势,开发中长期金融创新产品,规避项目中可能出现的汇率风险、利率风险、信用风险和对手方风险。

  香港是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的枢纽,能够拓展“一带一路”沿线人民币业务。中国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发起人、重要建设方和主要出资方,与沿线贸易和投融资合作密切。“一带一路”建设使用人民币资金可降低汇兑风险,规避资本流动冲击风险。2017年5月“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上,中国宣布将加大对“一带一路”资金支持,向丝路基金新增资金1000亿元人民币,鼓励金融机构开展人民币海外基金业务,规模预计约3000亿元人民币,未来“一带一路”沿线的人民币业务需求巨大。

  香港是最大的离岸人民币国际金融中心,在人民币业务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2016年年底香港人民币存款超过5000亿元(含存款证),人民币贷款馀额超过3000亿元,是最大的离岸人民币存款资金池。自2007年国家开发银行在香港发行第一隻人民币债券(“点心债”)至2016年底,累计发行离岸人民币债券规模接近1万亿元人民币。香港作为人民币国际化战略推进的前沿阵地,能够更好的服务“一带一路”沿线的人民币需求。

(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