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楼价风险续缠亚太银行业

  图:标准普尔发表“2017年全球银行信用展望”中期报告,认为全球银行经营环境仍然充满变数;同时对中国香港经济前景的评估仍然是“负面”

  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昨日发表“2017年全球银行信用展望”中期报告,预料全球银行经营环境仍然充满变数。亚太区(包括香港和内地)的房地产价格高企,持续成为区内银行面对的主要风险因素。新会计准则IFRS 9将由明年起正式实施,惟至今只有少数银行披露相关的具体影响评估。/大公报记者 黄裕庆

  与去年11月底发表的同类型报告相比,标普指出,多项可能影响全球银行业信贷质素的风险因素依然存在,这些因素包括:政治不稳定因素、利率水平处于歷史低位,以及监管机构对银行业的规管至今仍未见尽头等等。

  港经济前景维持“负面”

  在亚太地区,标普指楼价高企仍是区内银行需要面对的主要风险之一,当中包括中国香港中国内地、澳洲和新西兰这四个市场。标普预期中国物业市场仍有调整风险;在中国香港,假如房地产市场改为下行周期,可能导致银行资产质素恶化,故标普对中国香港经济前景的评估仍然是“负面”。

  除了中国香港,在亚太区19个市场之中,标普指中国内地、日本、柬埔寨和斯里兰卡这五个市场的银行,同样面对“负面”的经济前景。对于亚太区银行而言,其信贷质素的前景展望同样是“负面”。截至今年7月31日,亚太区金融机构的评级平均为“BBB+”;在312家金融机构之中,85%的评级属于“投资”级别。

  在经济前景展望属于负面的情况下,相对系统重要性(systemically important)银行而言,标普相信亚太区内的区域性银行(regional banks)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将面对较大风险。举例说,在今年五月期间,标普下调澳洲23家区域性银行和小型金融机构的评级,而当地四家主要银行的评级则维持不变。

  对于中国内地正着手推行的“去槓桿”措施,标普指出,在最近数年,由于中国内地的信贷增长速度快过名义经济增长速度,令本已偏高的槓桿水平持续攀升;此外,假如中国银行体系“去槓桿”的过程混乱(disorderly deleveraging),可能伴随相当高的风险。

  银行拨备水平或更波动

  由明年初开始,银行需要採用一套新的会计准则,亦即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条(IFRS 9)。标普指出,现时距离正式实施日期只剩下几个月时间,惟只有极少数银行披露IFRS 9对银行所带来的具体影响评估。

  在IFRS 9之下,银行须根据未来12个月的“预期损失”来作出减值拨备,在实施初期,标普相信银行的拨备水平将有所提高,但应该不会因此导致银行的信贷评级受影响。长期而言,由于银行的拨备水平可能变得更波动,标普预期银行将改变其营运策略,例如偏向较短年期的贷款产品,或者定价较高(例如企业贷款或按揭贷款)的贷款产品,以抵销拨备增加的影响。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