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监管力度加强 紧跟行业创新步伐

  图:网络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及同业竞争日益激烈,推动金融业混业经营趋势明显

  七月份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召开后,关于加强金融监管的信号更加明确。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会上强调,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做好金融工作,应强化监管,提高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能力。要以强化金融监管为重点,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为底线,加快相关法律法规建设,完善金融机构法人治理结构,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制度建设,加强功能监管,更加重视行为监管。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分析师 古 宇

  事实上,本轮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出于对金融危机影响程度、波及范围的担忧,主要经济体的金融监管都得以强化。如美国通过颁布号称大萧条以来最严格的《多德.弗兰克法案》,赋予美联储执行超级金融监管者的职责;欧盟新建系统性风险管理委员会,负责监控和预警各类风险,同时欧央行被赋予更大的监管权力;英格兰银行取得全部金融监管权限,被赋予全面负责宏观审慎管理和微观审慎监管的职责。

  金融监管的内外之别

  反观中国,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金融发展歷史经验表面,经常出现的尴尬是“一管就死、一放就乱”。本轮危机后,出于对经济復甦、社会稳定的考量,金融过度承担了支持实体经济的任务,金融监管的严厉程度并不实。因此本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传递出加强金融监管的信号,并且近期金融监管当局执法检查力度明显增强。

  与中国金融监管加强相对的是,今年六月份美国财政部网站发布了一份报告,主题是对美国金融系统监管的状况做出评估,回应的是特朗普政府成立之初,提出的对《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审查,因为特朗普政府认为,危机后出台的《多德.弗兰克法案》过于严厉,造成美国金融系统负担过重、监管成本过高,影响了实体经济的活力。

  然而,中美之间金融监管取向的“一收一放”,是否说明中国金融监管严于美国,而美国成了监管政策洼地呢?笔者认为,恰恰相反,中国金融监管的收也还不如美国的放更严厉。由于中国金融发展歷程较短,很多金融监管当局的歷史并不长,也都是分批从人民银行剥离出去的,在地区及以下层级,金融监管当局与金融机构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繫,实际上金融监管相对宽松。

  金融监管的协调与合作

  一方面,网络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及同业竞争日益激烈,推动金融业混业经营趋势明显,金融产品创新更使银、证、保等金融机构的业务界限模糊,在中国分业监管的格局下,金融监管的协调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课题。在2008年中国人民银行的“三定”方案中,已经提出了建立两个层次的协调机制,分别为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央行等部门建立健全协调机制,以及在国务院领导下,央行会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建立金融监管协调机制。

  本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则明确人民银行履行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职责,加强金融监管协调。现实中,金融机构面临的情况是,多头监管,负担较重。因此,应避免监管协调成为口号式的东西,加强研究如何既不增加监管对象的负担,又能减少监管的真空地带,并在此基础上,改善金融监管效果。

  另方面,本轮国际金融危机后,主要经济体均意识到系统性风险的危害、危机蔓延之快以及影响之深,因此二十国集团、金融稳定理事会、巴塞尔银行监督管理委员会等多边机制不断强调金融监管合作的重要性。但应了那句老话,“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在多边场合,国家之间在金融监管合作的问题上,争夺的只是利益。因此,中国应加快监管领域的基础研究,积极参与国际标准准则的制定,此外,通过综合国力的提升,不断提高在多边场合的话语权。

  监管理念与监管技术

  金融监管与金融创新,一直是有对立、但相互推动发展的事物。就像奥林匹克运动会歷史上的违禁药品与兴奋剂检测手段。从美国的金融发展里程看,也是如此,每一项重大的金融产品创新,都是为了规避当时的金融监管。

  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大数据技术的广泛应用,金融领域出现了许多新的产品或现象,较早的馀额宝、P2P,近期内地五大银行陆续与互联网巨头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京东推出具有互联网基因的借记卡—小金卡、腾讯推出微众卡。其实市场上还有很多很多的创新产品不胜枚举,但金融监管是否跟上了创新的步伐?笔者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当前中国的金融监管应从两个维度改善。一是监管理念。在知识更新频率飞快的当下,对于金融领域相关的新产品、新技术应用,监管当局应保持敏锐的触觉,加强对市场上新事物的学习和研究,及时更新知识储备。同时,监管当局应转变监管理念,明确监管是为了完善金融服务,监管是为了防范金融风险,监管是为了推动金融改革。

  二是监管技术。传统的监测分析手段,包括报表或问卷的下发、填报、收集、整理、归纳等程序,相对耗时费力、且侧重于事后管理,应增加大数据技术在监管领域的应用,实现定位精准、即时捕捉、事前预测等功能,大数据应用可以呈现每一个金融行为的原始状态,一定程度上不需要分析这个动作了,监管当局直接针对不合规的行为进行纠正、处罚。

义理社会与合规文化建设

  适逢全国小学生开学,小豆包们不单要接受新的知识,更重要的是学会在社会活动中的规矩、规范、规则,更像一个社会人。小学以前的孩子,则更像自然人。金融监管的初衷就是这样,要求市场上的参与者遵守一定之规,大家公平竞争(a level playing field),不合规就要被金融监管当局揪出来,接受处罚,因为不合规的益处是能够获得更多资源或收入。

  但有个问题需要关注,金融机构会有侥幸的心理,认为不合规的行为也许不会被金融监管当局发现,或者不合规定行为即使被发现,也可以通过讲情说理等手段免于接受处罚。上述问题在中国这样的义理社会更容易出现,义理社会讲的是合于一定的伦理道德的行事准则,伦理道德相对模糊,缺少明确的标准。与之相对的是契约社会,个人同意遵守共同的规则,并接受相应的义务,以保护自己和其他人不受暴力和其他种类的伤害,明确的规则是前提。

  金融监管的力量不是集中在抓不合规的金融机构上,而是推动金融机构合规文化建设,主动减少不合规的行为。合规文化培育对于金融监管的效率、效果将大大提升。合规文化就是在金融从业人员心中形成“有知有畏”的概念。

  近年来,随着金融业的发展,金融监管过程中发现的风险案例大体有两类,较大比重的属于从业者“无知无畏”,并非故意违反监管规则,而是对规则掌握不透,缺乏敏感度,从而形成违规;还有一类危害更大,属于“有知无畏”,在金融业爆出的操纵市场、老鼠仓、员工参与非法集资、理财产品飞单等案例中,从业人员深谙监管规则,但为了短期利益,铤而走险,为所在机构带来声誉和经济上的双重损害。

  因此,金融监管要实现“管而不僵、放而不乱”,需要依靠金融机构重视合规文化的建设,加强对从业人员的培训和教育,做到人人“有知有畏”,熟悉规则、尊重规则,在规则框架内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才能保证金融业健康发展,既服务好实体经济,又防控好金融风险。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