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国父”本─古里安/高秋福

  图:本—古里安故居 作者供图

  人们都佩服本─古里安慧眼独具,见识高远。他何以能如此?在参观他位于小楼二层的图书室时,我觉得似有所领悟。那是三个很大的房间,四周摆满书架,上面收存有大量刊物,还有两万多册图书。我粗略看了一下藏书,多数是希伯来文和英文的,其馀是古希腊文、拉丁文、法文、土耳其文、德文和俄文的。藏书的内容,主要涉及犹太、欧洲和阿拉伯国家的歷史、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宗教。从中不难看到,他通晓多种语言,而且兴趣广泛。以色列朋友说,他酷爱读书,学识渊博,勤于思考,见识超人。这也许就不难理解他何以成为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了。

  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主政五年的本─古里安突然提出辞职,要求前往以色列南部最荒凉的内盖夫沙漠去定居。消息传来,许多以色列人都感到惊异和不解。惊异的是,他在政绩颇佳时何以挂冠而去;不解的是,去职后何以要去那片不毛之地居住。据后来担任以色列第三任总理的果尔达.梅厄回忆:“这个消息简直像个晴天霹雳。我们恳求他不要走,但他执意要走,谁也无法使他回头。”对他的辞职,一般的说法是,他看到以色列国确立,一切进入正常运转,认为自己的歷史任务已完成。年逾六十七岁的他经过长期激烈的军事和政治斗争,感到有点精疲力尽,需要休息。他同时也看到,追随他的一些年轻人已成长起来,足以承担起管理国家的重任,觉得自己应该急流勇退。

  开发内盖夫的梦想

  如果说对本─古里安去职还比较容易理解,而对他去内盖夫沙漠,人们大多感到茫然。他自己后来说,他一直把修建移民定居点视为犹太人復国的一项基本战略。移民从世界各地来到故土,都希望居住在条件较好的西部沿海和北部气候温润的地区。可是,那里不少地方早已成为阿拉伯人的聚居地。土地之争不时发生,并很快成为两个民族冲突的焦点。为避免这种冲突不断升级,他认为,开发很少有人居住的内盖夫不失为一个良策。按照联合国的“分治决议”,以色列的面积是一点四九万平方公里,而内盖夫佔其中的百分之四十五,但那里的人口却只佔以色列总人口的百分之八。因此,他认为,从长远考虑,这片蛮荒之地必须开发,说不定未来还可能成为以色列发展与繁荣的基地。当然,他也知道,内盖夫的开发非常艰难,很多移民不愿意去。这就需要有一批不怕艰苦、富有进取精神的志愿者。作为政府首脑,他必须带个头。

  本─古里安是说到做到。一九五四年一月,他脱下笔挺的西服,换上粗製的军装,同妻子保拉直奔内盖夫腹地刚刚建立的一个叫萨德博克的基布兹。基布兹是犹太人按照“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原则建立的集体农业生产组织。在那里,人人平等,住一样的房屋,吃一样的饭菜,按能力分配劳动任务。本─古里安坚持做一个普通基布兹成员,要人们不再称他“总理”,而是直呼其名“戴维”。起初,分配给他的工作是运送粪肥。后来,鉴于他年逾花甲,就改为照看羊群,管理小气象站。他白天“上班”,晚上和业馀时间看书和处理信函。在同友人通信时,他说他对这种平民生活非常适应。友人回信称赞他:你真是一个天生的开拓者。

  本─古里安虽离开庙堂来到乡野,但仍关注着国内外局势的发展变化。不久,分别接替他担任总理与国防部长的夏里特和拉冯发生激烈冲突。他们二人相继来到萨德博克,希望他回去重新执政。他拒不接受,劝说他们精诚合作。可是,冲突不但没有解决,反而愈演愈烈。就在这时,激进的军人加麦尔.阿卜杜勒.纳赛尔执掌埃及,同以色列的军事摩擦增多,并声言要从英国和法国手里接管苏伊士运河,一场新的中东战争在酝酿之中。在这种形势下,以色列朝野都希望本─古里安回归政坛。用以色列第四任总理列维.埃希科尔的话说:“本─古里安对以色列的价值,至少等于三个师的兵力。”一九五五年二月,在基布兹生活两年之后,本─古里安不得不脱下工作服,换上卡其布军装,回到耶路撒冷重掌国防部。他坦言,要不是担心军事形势变化,一百台推土机也不能把他从萨德博克推回来。次年六月,夏里特辞职,本─古里安又重新就任总理职务。復任后,他一方面加紧后备役军人动员,一方面从法国购得大批武器。四个月后的十月,苏伊士运河战争爆发,以色列以闪电般的速度派兵南下,迅速佔领埃及的西奈半岛。以色列的所作所为遭到国际社会广泛谴责,不得不很快就宣布撤军。以色列在这场战争中虽然没有得到半寸土地,但却赢得未来十年的和平,这不能不说也是一笔巨大的收益。 (中)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