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贺词”事件不能高拿轻放\李幼岐

  全世界公认中国是礼义之邦。绝大多数中国人包括香港人也确实做到了尊礼重义。这是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之林长达五千年的重要原因之一。当然,正所谓“树大有枯枝”,例如在七百三十四万(最新数字)香港人之中,不讲礼义者肯定也是有的,但这种败类和不知羞耻之徒无疑是极少数、极个别之人。例如,利用教育局副局长蔡若莲长子离世,不顾蔡若莲丧子之痛,在教育大学民主墙上贴出嘲讽挖苦、幸灾乐祸的“贺词”大字报,这些人就可归入不讲礼义的败类。

  中国古人有一言:“人死为大。”这个说法有道理。人的一生,简单说就是“从出生,到死亡”。古人又有“除死无大事”之说。人若已死,万事都一笔勾销。蔡若莲长子是一名患抑郁症的普通人,他的非正常死亡,肯定令身为母亲的蔡若莲加倍悲痛,就算并无关连的其他人,也会给予同情及哀悼,有什么理由要在别人的心灵伤口上撒盐?人性何在?人类的道德底线何在?有这种行为的人,究竟是人,还是人渣?

  社会同声谴责凉薄行为

  市民明白或猜度到,在教大民主墙贴出这种“贺词”之人,估计是反对派,是政治立场与蔡若莲相左之人。但香港是有充分言论自由的地方,有不同观点或不同意见,大可以用和平、理性的方式表达,何必採用鬼鬼祟祟贴大字报的方式呢?看来这几个贴“贺词”之人,像“鬼”多而像“人”少。相信广大市民都会认同这样的评语。

  教大“贺词”事件发生后,多个教育团体不约而同发声明表示谴责,指出冒犯逝者及在世家属的做法,十分卑劣,冲击社会道德和人性底线,是最大的罪恶及危机。教大是培养未来教师之学府,可说是颇为神圣之地。作为准教师的教大学生,一言一行均对下一代有深远影响,贴“贺词”大字报这样的行为,不符师德,绝对不能接受。连反对派的教育界立法会议员也形容这种行为“凉薄”。其实,何止凉薄,更是冷血,不符人性。

  “贺词”事件发生后,社会上一片谴责之声,诚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跟着又有人贴出涉及刘晓波和刘霞夫妻的“贺词”,内容和格式雷同,有差异之处只是改用了简体字。社会上咸认为两份“贺词”应是同一批人的“杰作”,用意大抵是这些人想用后“贺词”来淡化前“贺词”所受的批评、谴责。至于用简体字,明显是想嫁祸于内地人士特别是在教大读书的内地学生。这可形容为“用心险恶”。以通俗的评判方式而言:这种人一看就不是好人!

  教大行政当局,包括校长张仁良对两次“贺词”事件高度重视。在第一次针对蔡若莲及其已故长子的“贺词”出现后,表明会立即认真调查及作出处理。高等教育评议会发表声明指,查明涉事者后,校方应公开有关人士的身份,并即时开除及取消註册。笔者认为,理应如此,方可以儆效尤。反之,假如“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则肯定不足以提振社会道德和阻吓后来者的效法。此外,校方还应该公布涉事者作恶过程的录像,向公众作出交代,相信公众也有权知道“贺词”事件的实情。

  有违道德底线和人性基础

  最近几年,反对派除了一贯的“声大大”之外,更不时有违法或有违社会道德底线和人性基础的言行。更有甚者,事发之后,居然有法律界立法会议员跳出来为涉事者辩解,说什么大学民主墙素来是学生激辩之地,不必校方操心。他又说,政府如此高调谴责,给人以偏袒权贵和干预院校内部事务之感。

  这是什么话?用原本也是反对派的大律师汤家骅的话说,这是“凉薄有因、恶毒有理、伤人者才是受害者、太多歪理”。汤的结论是“为伤人者解脱”和“同样凉薄”。这是一针见血的评语。这样的评语,无论是政府说或民间说,正确度相同。从律师角度说,为被告辩护,可以理解,为被告求轻判,也算合理,但若因此而颠倒黑白,那就有违道德和良知了。人人皆看到,“大状党”的不少核心成员,在许多事件上的立场和表态,走的都是“宣扬歪理”和“与民为敌”的错误路线。这样的表现,最终必然会有报应。

  有关侮辱蔡若莲及其已逝长子的教大民主墙“贺词”事件,一定要有结果,也一定要向公众公布。不能有头无尾,不能大事化小,更不能不了了之。有批评指中大民主墙的播“独”事件,管理层表现“太软弱”,但愿教大的管理层不会受相同之指摘。人性有底线,社会道德有底线,唯有查明“贺词”事件的涉及者,将其开除,才是正确和符合大众意愿的做法。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