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纸币上的女作家\阮阮

  图:英国巴斯的简.奥斯汀中心\作者供图

  英国是适合小住的,看看那日不落帝国的文化遗产,品品这保留至今的绅士品格,典雅而自在。可一旦久住,人就难免会变得似伦敦的天气一般,云雾缭绕,再好的心情也总像是有层阴霾笼罩一般。我想,这大概就是英国作家大多擅长书写悲剧的原因吧。

  这种天气和氛围里,人是容易多愁善感且怀念过往的,好比之前哈利波特面世二十周年,又好比几天前,英国人在刚刚发行的新版十元英镑钞票上印上了女作家简.奥斯汀(Jane Austen)的头像和名句。

  是的呢,今年是这位多愁善感的女作家逝世200周年的纪念年呢!但在英国这样一个崇尚精英主义的社会里,能替换掉狄更斯出现在纸币上,简.奥斯汀算是英国女作家里的第一人了。而英格兰银行公布这一消息的地点也正是简.奥斯汀的长眠之地─温彻斯特教堂。

  印在纸币上的那句名言,正是出自简.奥斯汀著名小说《傲慢与偏见》中的那一句:“I declare after all there is no enjoyment like reading.”(我敢肯定,没有什么事情比读书更令人愉悦。)

  说起简.奥斯汀,中国的读者一定都不陌生,她生于英国,是一位牧师的女儿,因为终身未婚,曾被人质疑过其性取向的特殊性。在自家的客厅里,简一边料理家事,一边写小说,总共留下了六部长篇小说,《傲慢与偏见》、《理智与情感》和《诺桑觉寺》是早期的三部,而《曼斯菲尔德庄园》、《爱玛》、《劝导》则是后期的三部。

  作为简.奥斯汀的代表作,《傲慢与偏见》的影响力显然蔓延至全世界,在中国大概小小年纪的少年都能对这部作品说上一二。初读《傲慢与偏见》时,读者自然会把男女主角和书名中的两个词对应起来:Darcy-pride,Lizzy-prejudice。二读则不难发现,Lizzy才是更pride的那个,Darcy更大程度上要克服的是桎梏于本阶层的prejudice。走到人生的这个阶段再返身去看,pride和prejudice就像一个硬币的两面,而我们每个人自出生就带着这枚硬币,就像贾宝玉衔玉而生,我们所来自的家庭、教养、教育等一系列都宿命地刻画了我们的pride和prejudice。而这个故事最动人的地方就在于,爱,使两个人克服了自身的种种局限,不论是傲慢的还是偏见的,最终在爱里,两个人真正地找到自己也成为了更加真实的自己。

  年初的时候,曾陪同从国内来访的朋友一起参观了位于巴斯(Bath)的简.奥斯汀中心,那是她在巴斯的几处故居之一。门口站着打扮成乔治时代绅士模样的人,抿着嘴和前来参观的姑娘们合影。进入里面,不大的居所被分成内外两个部分,外面是一些简单的介绍和纪念品商店,以及等待室。讲解员会从内室出来,送走前一批游客,再把新的一批请入室内,然后站在荧幕前像做Presentation一样为大家介绍简.奥斯汀的生平故事。

  简.奥斯汀不像勃朗特姐妹,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牧师公馆里写作。她随着父兄工作的变动四处迁徙,在英国各地都留下了足迹。在巴斯的四年多时光里,她的创作陷入低谷,没有完成一部小说,或许是巴斯频繁的社交生活扰乱了这位女作家的心神,这期间她还遭遇了父亲离世的打击。看上去,这座有着古罗马浴场的旅游城市成为了简.奥斯汀的伤心之地。尽管如此,在离开巴斯之后,简.奥斯汀还是在《诺桑觉寺》和《劝导》里都提到了它,并且在她笔下,巴斯是一个让人快乐的地方。除此之外,在英国国家人像美术馆一个不起眼的玻璃展柜内,也留有简.奥斯汀存世不多的影像资料。

  尽管英国曾有着辉煌的日不落帝国史,但英国人在音乐上的成就不及德国、奥地利,在美术上输给了法国、意大利,连食物也败给了全世界,唯独在文学领域上,英国算得上群星闪烁。从简.奥斯汀成为了英镑上的首位女作家一事上就不难看出,两百年过去,英国人对这位女作家的喜爱有增无减。

  去年,英国曾大张旗鼓地纪念了莎士比亚逝世四百周年,如今又迎来了简.奥斯汀逝世两百周年。一个国家对自身文化的自豪与推崇,我想,大约莫过于此了吧。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