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市场业务蓬勃 银行风控挑战巨大

  图:除债券、股票等相对标准化的投资外,银行目前还通过多种创新模式进行资本市场业务投资,其中包括债转股与可交换债投资

  资本市场业务本身风险较大,近年疲弱的宏观经济环境进一步加速了各类风险暴露。考虑到当前银行此类业务规模不小、投资主体及业务模式相对繁杂,而商业银行本身对这类领域相对陌生且风险偏好相对稳健,能否继续稳健且较快发展资本市场业务、抓住未来机遇,关键即在于能否管控好业务风险。

  交通银行博士后科研工作站 金融研究中心分析师 范林凯

  当下,有四方面的风控挑战值得重视。

  一、债券信用风控技术有待革新

  近年经济增速下滑、实体利润率走低,信用债刚性兑付信仰破灭、违约形势愈演愈烈,2015、2016年违约规模暴增。在这一过程中,商业银行也频频“踩雷”,主承债券和所投债券均出现了部分违约现象,债券信用风险已成为当下银行风险管控的一个重点。

  然而,简单运用传统的信用风险管控技术管理债券信用风险存有缺陷。信用债缺乏抵押物且持有人众多,一旦出险处置相对困难,若按重抵押、重担保的信贷风险管控技术进行管理势必导致对发行人的要求过高进而造成可投标的过少、投资收益过低。另外,信贷风险管控技术忽视了债券可交易的特徵,对债券公开信息集中利用、挖掘相对不足,仅凭信贷风险管控技术管理债券信用风险可能导致处置前瞻性不够。

  如何基于已有信贷风险管控技术,进一步根据债券自身特徵和现有条件设计、调整风控框架和技术,是当前银行进行债券投资亟待解决的问题。

  二、市场风险管控难题待解

  开展资本市场业务后,市场风险管控成为银行的新挑战。相比于信贷业务,公开市场资产价格波动也是资本市场业务的风险源。而近年经济下行、货币相对宽松,资金在各类资产间的投机作用增加,股市、债市、大宗商品、房市大起大落、波动加剧。而当前银行理财资金经层层嵌套、加槓桿进入相关领域的方式,进一步加剧了市场波动、放大了投资损益,管控资本市场业务的难度较大。

  考虑到大中型商业银行投资机构众多(子公司+委外机构)的特徵后,风控难度进一步加大。其中至少存在两方面的问题值得关注:一是风险偏好不一致问题,子公司和外部投资机构激励机制相对灵活,投资风险偏好往往要强于银行本身,如何在保证此类机构市场竞争力的前提下将风险控制在银行愿意承受的范围内需要进一步研究;二是合成谬误问题,各个投资机构合理投资决策下的存量资产叠加后存在对某类风险极为敏感的可能,目前银行主要关注利率和汇率风险而轻视资产价格间相关性的风控手段显然难以符合要求。

  三、委外投资的道德风险

  为规避监管限制、寻求专业投资机构,近年银行委外投资蓬勃发展,其背后的多重道德风险应格外重视。

  目前委外业务盈利模式相对粗放,外部机构多是凭藉宽松的监管条件,以加槓桿、加久期、降信用的方式符合银行的收益率要求。这一模式的可持续性建立在中国债券市场长期刚性兑付及债券牛市的环境之上,一旦市场环境扭转,外部机构的投资收益优势不再,2016年以来债市去槓桿环境下众多委外业务收益率大幅低于预期就是先例。

  在此背景下,委外业务中存在两类道德风险。一是外部机构本身的道德风险,如在符合银行风控指标限制的情况下不顾标的实质性风险而一味追求高收益,甚至存在利用银行委外资金接手自身质地不佳投资标的的可能。二是银行内部的道德风险,内部管理者存在因多方面原因将资金委託给投资专业能力较弱机构的可能。

  四、新兴交叉业务风控问题

  除债券、股票等相对标准化的投资外,银行目前还通过多种创新模式进行资本市场业务投资。其中有两类业务代表性较强:一是债转股,这一模式是伴随国家战略而产生的业务典型,目前五大行签约规模已达万亿,实际落地规模约为十分之一;二是可交换债,这一模式为交叉式金融创新的典型,投资者在获得债券的安全性保障条件下可通过换股进而博取超额收益,目前可交换债业务规模虽小但较为火热。

  新兴业务的风险管控与标准化业务的管控模式差异较大,其风险如何更好地防控仍需进一步研究。此类业务较新、较复杂故难以运用定量工具进行统一的分析和管控。更为重要的是,这类新兴业务条款灵活、博弈特徵明显,风险的大小实质在于对未来企业运营状况的预判和相关条款设计,风险防控策略不仅包括传统的风控指标控制,还应包括参与策略的选择。对以信贷业务风险防控为重点的银行业,如何在提升新兴业务风控能力的同时不妨碍业务发展,值得进一步研究。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