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巴特大街五十三号/梅 莉

  一直喜欢漫无目的地逛街,不为购物,只看人看景,比较一条街与另一条街的气质有何异同。

  莫斯科市中心的阿尔巴特大街是著名的步行街,相当于北京的王府井和上海的南京路,气质偏文艺。从阿尔巴特大街普希金故居开始,一直延伸到布拉格饭店,普希金、莱蒙托夫、托尔斯泰等都在不同时期曾住过这,能逛盪在文字中与之神遇、响噹噹的大咖们走过的街,顿时感觉自身的素养瞬间被提升了。阿尔巴特大街以大师们的故居而著称于世,所以这条街至今仍散发出浓浓的艺术气息。

  阿尔巴特步行街长八九百米,宽十来米,不长也不算繁华,没有林立的高楼大厦,在传统与现代、古朴与时尚中自如切换,既有卖俄罗斯套娃、彩蛋这种传统手工工艺品的老店,也有时尚咖啡屋和精美珠宝店,有拉手风琴的街头艺人,也有唱摇滚的潮乐队,还有许多设摊卖画的民间画家。我对老店很着迷,特别是对一长串的俄罗斯套娃感兴趣,发誓要买一个带回家,因为它们如此神奇而美妙,一模一样的俄罗斯娃娃就这样一个个次第小下去,装进最大的一个肚子里,当然不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而是纯手工製作。第一次知道俄罗斯套娃还在三毛的书中,三毛仗剑走天涯的生活方式曾如风暴般席捲过我的整个青春。

  当然,我是冲阿尔巴特大街五十三号来的,即普希金故居。

  普希金故居的街对面,诗人夫妇的雕像前有许多人在拍照留影,依然有人为诗人献花,而他故居博物馆却门前冷落。我花了两百卢布买票进入他的故居参观。三层楼的住宅很豪华,诗人毕竟贵族出身。我心里其实只想弄明白一件事:诗人娶了号称“莫斯科第一美人”娜塔丽娅.冈察洛娃后,与情敌决斗而死,那么,娜塔丽娅到底有多美,值不值得普希金为她而死?

  进去一看懵圈了,所有图片既无中文也无英文介绍,全程俄文,无导游陪同,人物图片众多,到底哪个是普太太?哪个是他孩子?所见女人的画像好像并不美啊……我只好硬着头皮用巨烂无比的英语问服务人员谁是普希金的wife,谁是普希金的baby,服务人员也用巨烂无比的英语回答了我,终于让我弄明白谁是普太太谁是普希金的baby……在三楼诗人夫妇的卧室,我终于看到了美人画像,颜控如我顿时觉得普希金的死还是值得的,因为娜塔丽娅如此圣洁美丽简直是圣母玛丽亚再世。忽然想起有资料介绍娜塔丽娅从小有一点斜视的习惯,普希金曾充满爱意地称妻子是“斜视的圣母玛丽亚”……可见,不是我一个人觉得娜塔丽娅与圣母玛丽亚很像。

  这栋三层洋房其实是诗人租借的,婚后住在这里的时间并不长,总共才三个月,一行诗也没写出来,他那美丽的妻子对诗歌毫无兴趣,但却是他一生中最璀璨幸福的好时光。婚后第六天,诗人给朋友写信说:“我结婚了──觉得非常幸福。我唯一的希望是我的生活不要发生任何变化──我不指望有更好的生活。”诗人果然没有更好的生活,婚后第六年他就在决斗中负了重伤死去。去世前两天,在他痛苦的呻吟声里还不忘安慰惶恐不安的妻子:“你放心,你没有任何过错!”瞬间觉得身高才一米六八的诗人无比高大和帅气。

  诗人是有多爱妻子呀,他如此评价娜塔丽娅:“你的美貌天下绝伦,而我笃爱你的心灵胜于你的美貌。我的千万心愿都满足了。”我爱你,死而无憾。

  临终时,他把她叫到身边:“餵餵我吧。”

  于是,娜塔丽娅一勺一勺地餵他,和着自己悔恨的泪水。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