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起兮栗子香/李丹崖

  图:秋天是栗子成熟的季节   资料图片

  秋风是个魔术手,把一切植株都撩拨到很快黄了、红了、咧开嘴笑了、成熟了。

  九月,正是栗子成熟的季节,这种通身带刺的傢伙,让人看上去,不敢启口。真佩服我们的先辈们,怎样发现了栗子的美味。

  据传,中国人从商朝就开始食用栗子。遇到了战乱和饥荒年月,商朝贵族躲避到深山,粮草断绝,以为要饿死,心灰意冷之际,看到山间的树上结着毛刺状的果实,敲下来砸开,吃下里面白色的果实,非但没死,反倒十分美味,后来,商人食栗,身强体壮,才知道栗子是好东西。

  我一直以为,秋风里是裹挟着能量的。比如,它带给栗子的能量就很大,民间认为,凡是果实,都能够补肾,栗子当然也是。中医讲究“以形补形”,栗子这东西,长得和肾极为相似,在营养价值上,也不输任何一种果实。

  “小苏”苏辙到了年迈之际,患有腰腿疼病,长期治疗不好,后来,山间一位老者给他推荐了一种偏方,每天早上食新鲜的栗子十颗,捣碎了煎服,苏辙按照此方服用,果真奏效。苏辙知道栗子的养生功效之后,没有独享,还专门写了一首诗告诉大家:“老去自添腰脚病,与翁服栗旧传方。来客为说晨与晚,三咽徐收白玉浆。”

  白玉浆,好雅致,论起色香,一定胜过我们日常所饮的豆浆。

  栗子烧鸡也是好吃食。袁枚在《随园食单》里这样记载:“鸡斩块,用菜油二两炮,加酒一饭碗、秋油一小杯、水一饭碗,煨七分熟;先将栗子煮熟,同笋下之,再煨三分起锅,下糖一撮。”多简单的做法,真佩服古人的文字功底,几十字,把栗子炒鸡描绘得活色生香。

  栗子,这种饱含正能量的吃食,宽慰了太多文人墨客的衷肠。比如,陆游给人的印象一直是不得志,且老病秋风的样子。也许正因为身体原因,他也特别爱吃栗子,并写有两首和板栗相关的诗歌,很有趣味。

  比如,陆游在《无题》中这样写道:“齿根浮动欲我衰,山栗炮燔疗食肌。唤起少年京辇梦,和宁门外早朝时。”牙齿也松动了,眼看着我年华将逝,烤几颗栗子据说可以治疗我身体上的病痛。几颗下肚之后,让我想起早年朝中为官时,那时候意气风发,何其壮怀。这就是栗子的作用,让人瞬间滋生美好。

  陆游甚至连做梦也不忘食栗子。他在《昼寝梦一客相过若有旧者夷粹可爱既觉作绝句记之》中这样搞笑地写道:“梦中何许得嘉宾,对影胡床岸幅巾。石鼎烹茶火煨栗,主人坦率客情真。”梦中食栗,唇齿留香,估计醒来,嘴角还有栗子的香甜。

  一粒栗子从遥远的商朝出发,在唐宋元明清各代人的味蕾上丰盈过,也留下了许多裨益大众的“义举”,明人吴宽在《煮栗粥》诗中写道:“腰痛人言食栗强,齿牙谁信栗尤妨。慢熬细切和新米,即是前人栗粥方。”前人食,今人效,秋风起兮板栗香。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