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道芬娜”与“史达林”/林中洋

  三年前的中秋节,我家添了两隻小猫,本来想管牠们叫“中中” 和“秋秋”的,但是我们家的德国人发不出这么拗口的音,于是就取了“咪咪”和“老虎”这两个很普通的名字,后来又因为“老虎”的脑袋圆滚滚的像一颗药片,就又给牠更名为“小药片”。

  话说猫和老虎本来就是堂兄弟,所以如果一山难容二虎,那么一家也难容二猫。“咪咪”和“小药片”虽是一母所生,却经常会没有来由地打成一团。那可不只是闹着玩儿,而是使出全部看家本领的真打,我们怕弄出猫命,每次都会把牠俩拉开,然后竖着手指头教育牠们要团结友爱,可过不了多久,牠们就又会打得难捨难分。因为“咪咪”长得很像德国二战时的元首阿道夫.希某某,又因为牠是个女孩子,所以我们有时会把牠戏称为“阿道芬娜”,而“小药片”就成了“史达林”,因为牠每天都得和阿道夫他妹作战。

  “史达林”走起路来很有王者的风范,威风凛凛、从容不迫,晚上却爱跑到人床上来睡觉;“阿道芬娜”则像一位公主,牠会娴静地坐在角落里,和人保持矜持的距离,可牠若是打起呼噜来,那动静就如同拉起了电锯,一晚上可以锯倒一片树林。牠们彷彿是两个有着不同性格的人,但是也有共同之处,那就是需要自由,也需要人养。所以,牠们每天都会出去转悠好几个钟头,在房子附近尽情撒野,只要没被车压死,吃饭时肯定会回来。

  我们的前花园里有一个池塘,里面养了很多条金鱼,每次给池塘换了水,所有的鱼儿们都清晰可见的时候,我们家的猫们就忙起来了。有一次,“史达林”抓到了一条胖墩墩的鱼,就叼在嘴里兴沖沖地往楼上跑,把各个房间都转了一遍,将所有人都召集到了儿子房间,然后才把鱼放在了地板上,自豪地喵喵叫着,气喘吁吁地等着人夸奖。我们一看那鱼已经半死了,心里暗暗叫苦,但还是假装高兴地摸着牠滚圆的脑袋,夸牠真勇敢,好厉害!一边赶紧派女儿把鱼送回池塘去。

  天气晴好的日子,我们会让所有通花园的落地门开着,两隻猫屋里屋外地穿梭,时不时地给我们捎些“礼物”。今天午后,我惊见客厅的地上有一隻还在蠕动的花花绿绿的毛毛虫,足有一个食指那么长,旁边坐着“阿道芬娜”,正一脸骄傲地看着我,我吓得魂飞魄散,差点摔了手里的盘子。还好,那虫子被救下来了,说不定还有机会变成一隻美丽的蝴蝶。

  我们不知已经从猫口里救下过多少活物,有鸟儿,有田鼠,看着猫们敏捷机智地捕抓猎物的时候,就由衷感到牠们确实是小老虎,所以得让牠们有发挥天性的机会。德国人说,狗有主人,猫有僕人,我们作为牠们的“僕人”,必须要保证“主人”的健康,不仅要让牠们吃饱,还要带牠们去打预防针、吃杀虫药,给牠们佩戴防蝨子跳蚤的项圈……

  周末的晚上,全家一起看电视的时候,两隻猫有时也会挤到沙发上来,看着牠们躺在那里等着人来爱抚时的可爱样子,我都想,这也是一场缘分吧。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