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与煽动”的区别/祝 之

  一个在公园举行的论坛上,台上四位讲者:一位是立法会议员,一位是中学教育工作者,两位是大学前学生会领袖,他们谈论对特定的一个议题发声,怎样的情况下是“讨论”,怎样的情况下是“煽动”。台下多位人士,包括中学生,各有意见。这原是没有什么稀奇的,奇怪在于,论坛主持人,并没有做好主持人该做的持平工作,有意无意,也想加入讨论行列,说话带有立场,支持“是讨论而不是煽动”的那一方,例如质问另一方的人士:“是不是在课室内就可以讨论?”

  作为法律制订者,该立法会议员懂得指出一个人所发之言论如何不符合《基本法》,或者如何会触犯刑事罪;该中学教育工作者,多从道德标准上看问题;而两位大学生,对于“讨论和煽动”两个词混淆不清,并且误以为那论坛是辩论擂台,一定要分输赢,不断给前二人扣帽子,认为大学生在大学校园内的“民主墙”上所张贴的,都属“言论自由”,都是“讨论”,而不是“煽动”,却总说不清二者的区别。

  他们争论的,是近日在香港多家大学校园内的“港独标语”风波。

  要区别这两个词,重点在于动机。某人提出一个话题,在其所寻找的资料上已可以体现其动机所在。例如某人写文章,题目是“我要港独”,然后在文章内不断列出实行“港独”的原因和步骤。很明显,作者的动机是想说服读者支持他所早就认定的“港独”的“正确性”,这明显是“煽动”。但是,如果在文章内列出“港独”的“可能性和不可能性”、“应该与不应该”两方面的论点,这才叫做“讨论”。

  有时候,要强行区别一些名词,确实不容易,例如“固执与坚持”、“教导与洗脑”、“吸引与引诱”、“鼓励与纵容”……这些词所涉及的行事过程很相似,含意却是截然不同的正面与负面,要区别开来,正就是我们要接受教育的其中一个原因。在“港独”的“讨论与煽动”的区别上强行辩驳的大学生,行为极其幼稚,水准也奇低,令人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大学生,他们究竟是怎样考入大学的。

  要回答“港独能否讨论”这个问题,答案非常简单:当然可以,但必须铺陈正反两面的资料,还要慎防讨论变成煽动。过去曾出现大学有学生报多次刊载“港独”的文章,由于“港独”根本没有可能,宪制性文件《基本法》的开首就写明,香港特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要讨论“港独”已无立足点,因此,这种讨论已无意义。近日大学校园出现的“港独”标语,更是一面倒的“我要港独”,没有支持理据,也没有另一面的论点,构成的便只有煽动,而不是讨论,更无涉言论自由,也就无可置疑了。这也是有大学校长要求学生会把“港独”标语和横额拆除的原因。

  社会的和谐,在于公民具备道德。假如道德沦丧,就要立法,或者相关法例已经存在,就要依法处理,该严惩的,就必须严惩,纵容不得,社会才能回復原有的秩序。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