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建“一带一路”金融合作网络 推动区域矿业可持续发展

  图:“一带一路”沿线在全球矿业生产、需求和贸易中的重要地位在客观上需要建成统一的大宗商品区域定价中心

  过去四年来,“一带一路”倡议逐步由宏伟设想走向规划建设并结出纍纍硕果,有力促进了沿线地区互信合作和利益共赢,为保护经济全球化成果和推动世界经济復甦注入了新的动力。

  中银国际首席执行官 李 彤

  “一带一路”倡议涵盖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五大层面,其中资金融通是“一带一路”沿线经济体互联互通的关键。加强“一带一路”沿线资金融通,需要共建双向联通、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金融合作网络,特别是发挥资本市场在金融互联互通和市场化资源配置方面的优势,构建“一带一路”金融利益共同体,推动区域互信合作,提升贸易和投融资项目的可持续性,促进沿线社会文化交流。

  一、共建互联互通、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金融合作网络是“一带一路”资金融通建设的关键环节

  “一带一路”建设的巨大资金需求量无法由某一或某几个国家来独立负担,必须共建金融合作网络统筹金融资源。“一带一路”涉及沿线包括中国在内的65个国家及地区,2016年“一带一路”沿线总人口约46亿,经济总量超过23万亿美元,对外贸易总额接近11万亿美元,分别佔全球的62%、31%和33%。“一带一路”的贸易和设施体量意味着其资金需求无法由单一国家独立承担,需要共建金融合作网络,统筹沿线金融资金,撬动全球资金。

  “一带一路”金融合作网络需要发挥互联互通机制,减少沿线各国现实资金需求和金融供给能力之间的缺口,提高沿线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为发展中国家,经济建设任务繁重,资金需求旺盛,但国家财政资源有限,金融体系尤其是资本市场欠发达;而沿线包括一些发达的欧洲国家,资金实力雄厚,金融市场相对发达,本土市场资产回报率较低。因此,“一带一路”资金融通建设的重点在于建立沿线金融合作平台,推动资本市场互联互通和金融服务一体化,解决沿线资金需求与融资供给的匹配问题,着力提升融资资源配置效率。

  共建金融合作网络,发挥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机制优势,搭建“一带一路”利益共同体。“一带一路”倡议中涉及到大量跨国基础设施建设和产能合作,但在沿线金融生态环境差异和自身国际化程度、风险管理能力不一的情况下,项目合作面临潜在的地缘政治和国家信用风险。共建金融合作网络,动员沿线国家的力量,形成相互合作的利益共同体,有助于消除隔阂增强互信,为投融资项目长期顺利运行提供安全保障。

  总之,“一带一路”建设资金需求量巨大,客观上要求共建一个互联互通的金融合作网络来充分调动沿线国家的资源,有机组合开发性、政策性、商业性金融力量,发挥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制度优势,打造利益共同体,保持“一带一路”建设的可持续性。

  二、资本市场将在构建“一带一路”金融合作网络中发挥重要作用

  共建“一带一路”金融合作网络,落脚点是服务于“一带一路”沿线经济建设和产业发展,这需要发挥市场配置资源和利益风险共担的机制。资本市场作为金融体系中最具市场化优势的部分,本身就具有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机制优势,能够在“一带一路”金融合作网络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第一,开展“一带一路”金融创新,发挥资本市场直接融资优势,形成多层次的金融支持体系。从全球范围来看,政策性资金体量有限,分配效率较低,既容易激发道德风险,也无法长期对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资本市场是债券、股票、商品、期货等各种金融产品发行和交易的平台,具有开发和丰富中长期金融产品的创新能力和平台优势,可以尝试通过适度创新金融产品来规避汇率、利率和信用等方面的风险,为投融资金提供更多的安全保障;资本市场注重商业可持续,强调市场化运作,在投融资配置、价格发现、风险管理和激励机制等方面更具效率优势;资本市场能够提供企业上市,併购重组,项目投融资等多种形式的金融服务,发挥资本市场的直接融资优势,能够减少对传统信贷的过度依赖,为企业提供多层次、中长期、可持续的资金支持。

  第二,以资本市场互联互通为支点,打通内外市场,提高金融资源的全球配置效率。借助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不仅可以率先推进区域的金融合作,补充和丰富沿线金融市场的投融资功能和产品体系,而且可以撬动更多的国际资金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提高金融资源的配置范围,为内外企业提供双向融资服务和安排。其中,可以重点借助国际金融中心的平台优势。“一带一路”沿线的香港和伦敦作为全球领先的资本市场,不仅本土金融资源丰富,而且具有连接全球投资者的渠道优势,在法律、贸易、专业服务等领域也能提供专业丰富的投融资服务。2014年以来,中国建立了“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资本市场互联互通机制,借助开放、成熟的香港资本市场,成功实现了内外金融资源的交互融合。

  第三,借助国际化投资银行的专业投融资管理能力,提高企业项目管理水平。“一带一路”横跨亚、欧、非多个区域,企业投融资项目中涉及的参与方较多,项目交易复杂,投融资风险高,管理难度大,需要借助专业金融机构在跨境投融资领域的丰富经验,为企业提供从立项、尽调、融资、风险管理到最后退出的全方位跨境金融服务和谘询,提高企业的项目管理能力,在防范风险的同时稳固收益。

  第四,提供更丰富的人民币跨境金融产品,降低项目汇率波动风险。随着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经贸投资合作日益紧密,对人民币的使用需求也日益上升,资本市场也需要提供更丰富的人民币金融产品,除了规模持续增长的人民币债券外,还可以尝试开发以人民币计价的大宗商品和各类金融衍生品,减少对美元的依赖,降低汇率成本和交易成本,维持区域金融稳定性。

  三、“一带一路”金融合作网络将助力全球和中国矿业可持续发展

  “一带一路”沿线在全球矿业生产、需求和贸易中的重要地位在客观上需要建成统一的大宗商品区域定价中心。“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矿业资源丰富,是全球矿业供需分布的重点地带,未来“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合作中也将产生更多的对钢铁、有色、能源等方面资源需求。但目前来看,“一带一路”尚未形成发达、统一、国际化的区域矿业市场,缺乏矿产品定价和贸易规则制定权,区域内产业发展和国际贸易可能会因此受制于人。正因如此,未来“一带一路”沿线资本市场需要建设大宗商品区域定价中心,积极推动开发与大宗商品相关的金融产品,逐步增加商品期货的交易品种,有序推进期货交易所的对外开放,利用期货等金融衍生品进行价格风险管理,强化区域对大宗商品的定价权,提高“一带一路”区域对矿业价格的独立性。

  “一带一路”建设为矿业发展带来的新的机遇,有望通过上下游行业的重组与整合推动沿线矿业协同发展和跨境资源结构优化,因此需要国际化、综合化与一体化的区域金融服务来协助产业链的调整。特别是对于中国矿业企业来说,中国是全球矿业的主要生产方和需求方,矿业的发展对于中国经济建设举足轻重。当前中国矿业正处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的关键时期,行业整合调整,集中度上升,转型升级的需求迫切。“一带一路”沿线丰富的矿产资源,建设中庞大的矿业资源需求和全行业区域协同发展趋势无疑为中国矿业企业在跨境投资、生产、贸易、併购、重组等方面带来了新的机遇,也更迫切地需要专业金融机构为其保驾护航,在结算、融资、财务顾问、併购重组和风险管理等领域提供更加贴身、更具国际化全方位服务。

  对于中资投行机构而言,需要发挥自身的市场化、专业化、综合化的经营优势,通过市场化机制将自身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建设需求相融合。

  一方面,中资投行要提高业务经营能力,建立更加强大的资产管理、固定收益、大宗商品、外汇及金融衍生品业务团队,适度扩大金融服务种类和开展金融产品创新,通过合理设计交易架构、产品创新、合约设计和风险管理降低中国企业“一带一路”跨境投资、併购和融资风险。另一方面,中资投行要稳步构建多层次海外机构网络,储备国际化优秀人才队伍,在深耕本土业务的同时努力开展与国际同业的竞争,从而利用自身覆盖境内外的经营网络,建立“一带一路”投融资综合服务平台。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