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场所/陆小鹿

  图:玛丽莲.梦露在工作间隙不忘读书 资料图片

  读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的散文集,记住了一些细节,其中有个场景是关于阅读的。他说小时候经常会在房间一角挂起床单当作布帘,躲在里面看书。而他最喜欢的阅读场所,是用雪堆的雪洞。那时候的积雪厚实,不容易融化,置身雪洞寂静而苍茫的空间,可以获得彻底的孤独,孤独而自我的阅读,一种私密的心理满足。

  我觉得是枝裕和挺会玩的,雪洞阅读,听起来又浪漫又美好。我没有堆过雪洞,不知道坐在里面读书是什么滋味,但我知道,一个好的阅读场所,确实有助于提高阅读效率。

  小时候的我,喜欢夏夜躲在蚊帐里看小人书。一方蚊帐,隔出一个清静的世界,哪怕日光灯不够亮,手中拿的是一本早已翻烂的小人书,仍能读得有滋有味。安静、无人干扰,蚊帐里的床铺就是一个小型庇护所,创造出一个无忧无虑的自由世界。

  现在的我,大片的阅读时光是在飞机和高铁上度过的。每次出行,我都会挑一本书带着。在白云之上,蓝天之中,放下飞机上的小隔板,打开头顶上的阅读灯,问空姐要一杯热茶,一个有氛围的阅读空间就营造出来了。尽管空间非常小,用来阅读已经足够。一点灯光、一杯茶、一本书,已经足够收穫小小的幸福。假如飞个小长途,在飞机上完全可以读完一本书。

  高铁也是不错的阅读场所,最好坐在窗边,不会受到去洗手间的游客走动的干扰。读累了,视线自书本中抬起,看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让眼睛得到纾缓,是不错的调节方式。飞机和高铁之所以适合阅读,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有一段持续又不太短的能与自己静静相处的时光。

  最近,读了一本有关阅读的书—《阅读的女人》。书里介绍了不少油画,画中的主题都围绕着女人,且有共性,都是阅读中的女人。这些女人在什么样的场所里阅读呢?挑几个来说一说。

  花园阅读。一个女子,身着白色长裙,坐在花园里的躺椅上读报。此时,玫瑰盛开,绿草葱郁,女子面容恬静地坐在花树下,享受着这阳光下户外阅读的片刻悠闲。

  壁炉旁阅读。一位女孩,坐在温暖的壁炉旁读书。她弓着身子,读得入神,已经不在意自己的姿势了,身外的世界彷彿也统统与她无关了。这样的沉浸让人羡慕,许多人抱怨不是不想读书,而是读不进书。那怎样才能读得进书呢?也许能让人沉浸进去的阅读都是因为找到了一个理想的阅读场所,有理想的氛围,才能够使心安静,才能收穫一个理想的阅读。

  厨房阅读。一位家庭主妇,辛苦操持完家务后,忙里偷闲,坐在厨房里读书,借阅读来放松一下身心。前一分钟,她可能还站在锅前;后一分钟,身份转换,她成了阅读中的女人。事实上,阅读是最便宜最简单的娱乐活动,只要愿意,随时随地,就可以自我打造出一个只与书本为伍的世界,甚至都不需要一件道具。

  摄影棚阅读。一个金髮性感女郎,在等待马格兰图片社摄影师为她拍照时,捧起一本厚厚的书,认真地读了起来。等到摄影师装好底片,做完准备工作,准备为她开拍时,她仍然低着头,沉浸在书里面。摄影师顺势拍下她阅读的样子,这张照片,呈现出金髮女郎的另外一面。这个连在工作间隙都不忘读书的金髮女郎是谁呢?原来她是玛丽莲.梦露,而她手中捧着的那本书,名叫《尤利西斯》。这张照片,改观了我对玛丽莲.梦露的既有看法,喜欢阅读的女人是聪慧的,她们找到了通往内心宁静的秘密武器。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