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费曼先生来香港\颜纯鈎

  图:《别闹了,费曼先生》是中外图书中的经典之作\资料图片

  费曼先生有一段时间到巴西教书,他班上的学生都是准备毕业后做物理教师的,实际上,在当年巴西,受过高深科学训练的大学毕业生,除了教书,没有作专业科学研究的机会。

  这些学生已经修过很多物理课程,费曼先生教他们电磁学方面的最高级课程:“马克士威方程式”。

  费曼先生发现,他的巴西学生读书都很认真,书本上的知识都背得滚瓜烂熟,问他们有关概念,都能给出标准答案,但只要费曼先生换一个角度,或换一种说法,或深入多问一句,学生们便都面面相觑,脑袋转不过弯来。因为他们虽然都背熟了概念和公式,但那些概念和公式在说明或证明什么现象,他们反倒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当费曼教授偏振光时,学生都可以背诵书上的概念,概念是:“从具备某个折射率的介质,反射出来的光就是偏振光。”但这个概念说明什么现象,学生们都矇查查。费曼先生提醒他们看看窗外海湾的水,学生才明白,原来水就是“具备某个折射率的介质”,而“光的方向”就是当你看着一些东西时的方向。

  后来他到工学院去听课,发现教师在课堂上说什么,学生就很认真地记下什么,然后一句又一句,把一堂课上完。一些不好懂的概念,老师并没有想办法让学生理解,而学生也似乎没有理解的要求。如此把课上完了,学生得到一个又一个的概念,然而除了会背概念文字,几乎都没搞通那些概念的道理,它们在实际生活中的意义,以及不同概念之间的联繫。

  有个教授在教“惯性矩”,费曼马上想到一个具体的生活实例:把一件重物挂在门边,你要推开门就很费力,但如重物挂在近门轴之处,你要推开就轻松得多。只要举这么一个简单的例子,“惯性矩”的规律马上就通了。但教师不讲,学生也不问。

  下课后他问一个学生,你抄那么多笔记,接下来你会怎么处理它们?

  学生说:我们要好好读,然后考试。

  费曼再问:怎么考?

  学生就说,那很简单,于是就把一个概念从头到尾背了出来。

  费曼先生又去参观工学院的入学考试,一个学生有问必答,看上去几乎就是天才了。学生考完后,费曼先生去问他一个问题,问题的设置恰好就是依据那学生刚才回答过的概念,只不过费曼先生没有问他概念如何表述,而是随手拈来与概念相关的一个生活中的实例,结果是,那学生完全答错了。

  费曼先生发现巴西的学生在课堂上都不问问题,他们认为上课就是把老师讲的记住就行了,问问题浪费大家的时间。

  学期结束后,费曼先生受邀做一次演讲,他事先要求,演讲内容不受限。那天他先讲了科学的定义,就是“对大自然现象的理解”,然后就说,如果是为了追上别的国家才要注重科学教育,那是荒谬的,最后乾脆说:“我这次演讲的主题,是要向各位证明,巴西根本没有在教科学!”

  他当然是有理由的,因为他随身带着巴西大学一年级的物理教科书。他说整本书翻开任何一页,都只是一些提供给学生背诵的文字,“你只不过用一些字说出另一些字的意思而已,一点都没有提到大自然”。最后他的结论是:“实在看不出在这种一再重复下去的体制中,谁能受到任何教育。大家都努力考试,然后教下一代如何考试,大家什么都不懂。”

  这个演讲够尖锐了,台下坐着教科书编写的专家,也坐着负责教育的一位部长。费曼先生是准备遭受现场观众围攻的,不料那位部长站起来说:“费曼先生刚刚说的全是些让我们坐立难安的事情,但看起来他是真心热爱科学,而且他的批评也很具诚意。因此我觉得我们应该听他的。来这里之前,我早已知道我们的教育体制有病,但现在我才发现我们患了癌!”

  巴西的教育制度后来作了什么改革,改革是否顺利,结果是否成功,费曼先生都没有交代,因为那已经不是他的事情了。他只是说“你们错了”,至于如何正视错误并纠正它,那是巴西自己的事了。

  这些有趣的故事,来自一本有趣的书,书名是《别闹了,费曼先生》。至于费曼先生,据维基百科介绍:他是美国理论物理学家,量子电动力学创始人之一,纳米技术之父。由费曼提出或完善的费曼图、费曼规则和重整化计算方法是研究量子电动力学和粒子物理学的重要工具。

  二次大战期间,费曼曾参与研发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一九六五年,费曼因在量子电动力学方面的贡献与施温格、朝永振一郎共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费曼先生不仅是一个著名物理学家,他还是一个业馀鼓手,这本有趣的书,就是他在和一位朋友的孩子打鼓之馀,神聊聊出来的。此外,他还喜欢音乐、脱衣舞,到处结交女朋友,他更喜欢问人刁钻的问题,随时想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主意捉弄别人。

  就在写这篇文章前,我和一些亲戚饮茶,一位亲戚带着她刚入读小学一年级的孩子,她在席间嘆道:孩子太辛苦了,每天十几样功课,快的要做作业两三个钟头,慢的要三四个钟头。然后,又是多少天一次默书,多少天一次测验。

  我突发奇想,要是费曼先生还在生,要是他有机会来香港,他又会对我们说什么。

  香港教育制度是否也病了,或甚至也患了癌?

  《别闹了,费曼先生》,如果你有心情去找这本书来看看,我担保你不会后悔。台湾时报出版社最近出版的“经典共读系列”,《别闹了,费曼先生》位列中外图书经典之一。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