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秋\林玲

  图:外焦里嫩金黄金黄的南瓜饼\资料图片

  大概是因为自己就出生在秋天吧,自小就喜欢上了秋天,没有春天的骚动,夏天的黏腻,只有舒爽的温度,清澈明亮的光线,又高又蓝的天空,感觉万物都清凉、安静下来,早晨淌着被露水打湿的草地,看蛛网上亮晶晶、颤巍巍的露珠,夜晚闻桂花飘散的幽香,如果恰好有一个池塘,一轮圆月,情不自禁就要吟出“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样的佳句了!

  秋天的景物也透着萧条的美感,纤细伶仃的枝蔓上越发蓝紫的牵牛花,纯红娇妍的茑萝花,大树上随风摇摆的大肚子丝瓜,草窝里一个个圆滚滚、肥硕结实、撒着白霜的南瓜和冬瓜,在藤架上排得整齐,结着密密麻麻的紫色扁豆,凤仙花结籽了,衰败的枝叶上还顽强地开着小小的或白或粉的花朵,月季也没了夏天的繁盛,枝叶疏零,新抽的嫩茎嫩叶也被肥胖的青虫吃得七零八落,残留的几支花苞受了寒露的浸染,颜色似乎凝滞起来,小小浓浓的一朵儿,像红唇一般诱人;只有菊花热烈繁盛地开着,黄色的千头菊蔓延大半个庭院,像盛放了半院星星点点的阳光,花盆里象牙白、紫红色、墨绿色,垂丝的、重瓣的菊花顶着美丽的脑袋,逶迤着、挨挤着,热闹非凡,在苍白冷滞的冬天来临前为人们奉上最后一抹浓重的色彩。

  被炎热折磨了一个夏天的胃口在秋天也确实可以得到小小的弥补,乡下虽然有蔬菜超市,但由于经济原因,大家还是吃应季蔬菜,乡下秋天南瓜最多,因此最喜欢吃的是妈妈做的南瓜饼,不过我说的南瓜饼并不是肯德基那种金色的小点心,而是类似萝蔔丝饼的一种美食,妈妈做的南瓜饼最好吃,外焦里嫩,金黄金黄的,像一个小太阳,将南瓜饼焦香的表皮吃掉之后,洁白软嫩的麵糊里碧绿的南瓜丝还未变色,咬起来清香绵软,叫人不捨得放下筷子,吃完南瓜饼,配上一碗白麵稀饭,秋天还馋妈妈炒的丝瓜和扁豆,妈妈做菜很好吃,但却不怎么会种菜,所以,一到饭点,她总是满村庄转悠着找蔬菜,东家摘几颗辣椒,西家摘几根丝瓜,攒够一家人吃一顿的了,才回家做饭,妈妈做菜喜欢放辣椒,绵软青碧的丝瓜,辛辣多汁的菜汤,吃起来特别有味。尽管妈妈做的食物朴素得似乎有些粗糙,但一到季节还是怀念,不知道是真的留恋这些食物,还是留恋儿时放松悠闲的心境。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