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上的笑声\姚船

  葬礼,是悲伤、肃穆的,是现实生活中一片没有笑声的地方。

  生离死别。不管参加者心情如何,是对逝者充满哀痛,抑或平静,甚至因某种原因而下意识感到幸灾乐祸,脸上都会凝聚一抹难过。踏入葬礼大堂,放眼周遭,素白和黑色相映,时闻啜泣和嘆息,还有痛哭声,令人肝肠寸龂。

  不过,并非所有葬礼都给人沉郁哀愁的感觉。近日,多伦多华裔国会议员陈家诺不幸病逝。陈出生加国,父母是香港移民。从政前是执业律师。由于他为人热情坦诚,积极认真为民众服务,深受选民爱戴。对于五十岁英年早逝的陈家诺,从政界人士到选区小民百姓,都表示十分哀伤。难怪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安省省长、多市市长和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等政要都出席他的葬礼。

  葬礼没有笼罩一片愁云惨雾。人们颂赞陈家诺的坚强意志和为国为民所做出的贡献。特鲁多总理在致悼辞时指出,陈家诺的无私奉献、幽默和在国会山庄度过的时光,都会留在其心中。他最后动情地说:“我会永远珍惜与你一同经歷的每时每刻,以及无价的经验和教训。你教导我何谓重要。我的朋友,愿你安息!”

  而陈的遣孀、三个儿子和其弟在作最后道别时,强忍悲痛,追忆陈家诺带给他们的喜悦和生活轶事,让在场几百名亲友,更好了解他作为丈夫、父亲、兄长、国会议员和律师等不同角色所体现出来的爱心,以服务社会为己任的崇高品德。遗孀在忆述丈夫时说,一谈起政治,他就非常兴奋。求婚时坦言,叫她不必担心,因他唯一的“外遇”就是“政治”。此言一出,令在场亲友忍俊不禁。至亲好友谈及陈生前机智、乐观和幽默的趣事,都不时引发阵阵笑声。人们彷彿又看到一个活生生的陈家诺跃然眼前。

  我想起多年前,加国为前总理老特鲁多举行国葬。老特鲁多曾任三届加拿大总理,加国不少重要法案就是在他任期内完成的,例如把宪法从英国手中拿回来,使加拿大在法律上成为一个真正独立的国家。他提倡多元文化政策,致力促成加中建交,被誉为加拿大歷史上伟大的总理。虽然他逝世时已不在位,仍万民哀悼,极备荣哀。当老特鲁多大儿子──现任总理特鲁多在葬礼讲话中回忆起父亲的关怀、爱护,忙中偷闲与孩子一起玩乐的趣事时,与会者情不自禁发出笑声,令好像凝住的空气顿时流动起来。也就在那时,十几岁未踏足政坛的特鲁多第一次为加拿大人广泛认识。

  当时在家看现场直播,感到全身一震,这么严肃的场合,可以笑吗?记得在国内时,曾经歷周恩来、毛泽东两位领袖逝世的重大事件,难以设想在葬礼过程中,会出现这样较放松的场面。后来,与一对新移民夫妇在闲聊中谈到老特鲁多国葬这件事,他俩露出疑惑的神情,不会吧,葬礼上有笑声,那不是对逝者不恭?

  也许,这就是东西方思想和传统文化的差异,在葬礼安排和礼节上颇为不同,不管是政治人物抑或普通百姓。中国人在办丧事时,注重外向。尽情宣泄对逝者的哀痛,以尽孝心和怀念之情,尤其是对长辈。在规模和形式上,也要彰显去世者生前的尊贵、家族的名望和后辈作为孝子贤孙的一片苦心。这无形中掺杂了宣扬、攀比的成分,令一些人以为拜祭物质越多,哭声越大,越能表达心意,所以会有意无意偏离传统,甚至出现花钱僱“孝子”在现场“痛哭流涕”的怪现象。为了表现孝道,身处葬礼,如何能有笑声?

  而西方人办丧事,比较内敛。葬礼中除了默默祈祷,愿逝者灵魂安息,更多的是怀念与去世者生前欢乐相聚时光,希望让美好回忆永留心中。所以,尽管在如此严肃场合,逝者以往的言行和乐观精神,也自然而然激发人们发出由衷的笑声。这是泪中有笑,笑中有泪。当然,最终充满胸臆中的,仍是伤感、悲哀和不捨。

  不管东西方葬礼表达方式如何,相信失去亲人挚友那种锥心之痛的感受都一样,大家都祈望让斯人灵魂得以安息。葬礼中,除了悲伤和眼泪,如果能向前看,充满激励和勇气,那将是对逝者最深切的哀思、悼念和崇敬。

  逝者长已矣,生者要把怀念的种子深埋心里,把悲痛化为力量,让希望永远升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