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黑一雄得奖\凡心

  看到诺贝尔文学奖公布英国石黑一雄得奖的消息,即时觉得自己孤陋寡闻。我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之前从未读过他的书。

  这之前看到某文学机构的信息,预测了今年可能获奖的作家名单,那里有诺奖提名的常客村上春树,还有加拿大、美国、肯尼亚等国的作家。

  但没有石黑一雄。

  尘埃落定,各种有关石黑一雄的信息便铺天盖地而来,这便是“一朝成名天下闻”了。

  石黑一雄并非文学新丁。他今年六十三岁,从五岁跟做海洋生物专家的父亲从长崎移民到伦敦,教育、成长、成名都植根于英伦大地。惟有他的姓氏,鲜明地体现了日裔的烙印。在英国他与另两名非英裔的作家被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得过一些文学奖项。评论认为其作品不受亚裔身份局限,写出了国际视野。

  以前读过一些日本作家如川端康成、夏目漱石、三岛由纪夫的作品,其中有位岛崎藤村的《破戒》给我印象尤深。

  日本作家的作品长于状物,也长于表达心理,武士道精神、樱花的象徵意义、唯美风格流淌在细腻的文笔之中。这或是日本的工匠文化特色在文学上的反映。

  看了石黑一雄一些作品介绍,其故事构思非常严谨、细緻、讲究,这与日本文学的传统竟异曲同工。这位未系统地接受过日本文化薰陶的日人后代,文学血液中似也有着日本文学因子。他毕竟来自日本家庭,难与日本文化完全切割。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