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低企 金价无运行\大公报记者 李耀华

  金价早前回软后,周二再度升至接近1300美元,最高见1289美元,原因是美朝关系持续紧张。然而,另一边厢,对沖基金却大打退堂鼓,其所持的黄金好仓连升两个月后,在上周显著回落,反映对沖基金对金价后市不寄厚望。事实上,黄金的投资价格主要是对沖通胀,而黄金本身又没有利息等回报,所以在低通胀和利率逐渐上升的环境下,金价的升势将会是昙花一现。

  核心通胀未达联储目标

  截至周二,伦敦现货金价今年以来共升了接近一成二,惟单单在过去一个月,便已大幅回落了4%,主要原因是金价升值主要受到美国与朝鲜关系紧张所致,虽然两国紧张关系一直持续,但最近数周却未有显著升级的迹象;与此同时,美国在今年底加息的机会正不断上升,利率期货的走势显示,十二月加息的机会率在上周曾升至八成,最新仍高企于七成六。

  对于黄金来说,加息是双重的打击,第一,加息会令美元兑其他货币的汇价转强,使外国投资者买金的成本增加,令黄金的吸引力减少。其次,加息会令银行提高存款息率,吸引更多资金流入,而本身并无任何利率回报的黄金,吸引力便不如储蓄或是债券等。

  更重要一点,黄金作为投资工具,最主要特性是对沖通胀,所以,当经济在没有通胀,甚至是低通胀的环境下,黄金价格往往都不会有特别出众的表现。金价自从在2011年至2016年间不断下跌,其中一大原因便是受低通胀的影响。美国在2011年至2016年的通胀偏低,联储局作为通胀指标的个人消费开支核心通胀率在这段时期平均只有1.6%,未达到该局所定下的2%目标。

  美朝关系未显著升级

  虽然金价亦有所谓的战争溢价,每当战争爆发时,黄金价格均会飞升。不过,除非朝鲜和美国出现实质性的冲突,例如任何一方击落对方的战机等;否则,单靠特朗普与金正恩隔空对骂,则难以令人感到大战一触即发。对沖基金亦可能早已明白这一点,所以,当美朝两国的紧张气氛略为缓和后,便随即减持黄金好仓。

  事实上,对沖基金理应明白,没有迫在眉睫的战事下,在低通胀甚至无通胀的环境,黄金价格的升势将会相当有限。更何况美国将会继续加息,而全球加息潮亦快将到临,对金价将更为不利。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