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金融改革要整体推进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近日接受《财经》杂誌访问表示,对外开放、汇率制度改革、减少外汇管制“三驾马车”要整体推进,不管各自速度如何,整个大方向是要往前的。招商证券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认为,除了继续开放以前佔主要地位的对实体经济的投资,中国还将逐渐放开对金融的投资:包括股票、基金等证券产品、金融衍生品、债券等。”大公报记者 毛丽娟

  周小川表示,研究对外开放、汇率制度改革、减少外汇管制方面的问题,既要有技术层面的分析,如条件和顺序,但同时又不要只注重技术层面。改革需要顶层设计,需要从更高的层面认识开放的意义。即使开放存在各种困难和潜在的危险,依然需要坚持扩大开放的大方向,不断推动有关政策改革。

  谢亚轩表示,从横向角度看,“三驾马车”密切联繫,在引领中国经济对外开放中缺一不可;从纵向角度看,过去“三驾马车”相辅相成的路径可以推测未来的变化。过去中国的资本流入主要是贸易和直接投资,未来,在贸易更加便利的同时,投资也将更加开放,对因私人部门增加持有海外资产而带来的国际资本流出,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不应加以限制。

  他指出,除了继续开放以前佔主要地位的对实体经济的投资,中国还将逐渐放开对金融的投资:包括股票、基金等证券产品、金融衍生品、债券等。“应以中国债券市场开放为主战场,吸引更多国际资本流入,以利于在资本更为自由流动的新层面实现国际收支平衡。”

  人币自由使用程序不断提高

  谢亚轩指出,由于外资机构所投规模佔内地债券投资规模也就2%左右,因而不会造成太大汇率波动。“这就像中国人有钱了,要去境外配置资产一样,外国人也想来中国找找投资机会。”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策略师洪灏指出,中国的外汇储备随着对外开放的过程中能得到了非常大的提高,展望未来,很难想像对外开放、贸易开放的这个主调会被逆转,中国经济将由过去以成本为竞争优势的製造出口国,转化为高端製造为竞争优势的出口国。

  周小川表示,人民币加入SDR,意味着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需要改革、外汇管制要逐步减少、人民币自由使用程度要不断提高。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前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认为,当前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弹性增加,实现人民币汇率清洁浮动仍然是汇改的既定目标。现在是不是深化人民币汇改的时间窗口?这需要综合权衡。不过,改革就会有不确定性,要做好预案。

  “形势好的时候改革相对有利,形势不好的时候改革风险相对较大,要从最坏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管涛表示,广义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依然在有序推进,包括改进汇率调控机制、加快外汇市场建设,以及理顺外汇供求关系。

  谢亚轩分析,未来,中国的汇率形成机制将更加市场化。他指出,虽然央行会在外部冲击过大、市场恐慌时偶尔干预市场,但这种临时的外汇管制主要是保证金融系统稳定。今年人民币汇率的决定机制中主要还是市场在起作用。

  减少管制防止汇率扭曲

  谢亚轩认为,汇率应是最灵敏的反映货币价格的指标,8.11汇改后,总方向是让人民币的汇率尽可能接近均衡汇率,减少汇率的扭曲,不能过于高估、也不能过于低估,允许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让人民币汇率反映内外环境变化、反映中国经济开放水平。

  他称,人民币汇率弹性越强,越能够缓解外部环境冲击。他判断,美元明年加息两次已有预期,人民币汇率未来将在6.7至6.8左右的水平上下5%波动。

  对于外汇管制,洪灏认为可以随着情况的改变而改变。现在外储重新回暖,而资本出逃的压力应该大大减少了,所以随着现实情况的改变,外汇管制的强度应该会有所放缓。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