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长官切实贯彻“以人为本”/周八骏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发表任内首份施政报告,展示了新一届政府“以人为本”的施政作风。

  第一位行政长官处于九七过渡的转捩点上,又遭受当时空前严重的亚洲金融危机打击,疲于应对,即使有心也无力展示“以人为本”的施政作风。

  第二位行政长官曾说过一句几乎成了他口中顺口溜的话——“民心我心”。但是,恰恰就是在他任内的七年里,香港经济转型蹉跎,地产市场结构性问题恶化,社会贫富差距扩大,青年“就学难、就业难、升迁难、置业难”形成痼疾。可见,施政是否“以人为本”不能光听其言,还必须观其行,甚至一个实际行动胜过一打言论

  第三位行政长官在竞选过程中,以拿一条板櫈、拿一枝笔,走遍香港十八个区直接聆听基层居民意见而令人耳目一新,他当选具民意基础。但是,上任后为各种矛盾和问题所困,没能够继续“脚踏实地”的施政新风。即使有“以人为本”之心,但为“形格势禁”,不得不心有馀而力不逮。

  “以人为本”作为政府的施政风格,需要有言有行、言行一致,而且,必须在各项政策和行动中,表达和反映香港居民的心声。第四位行政长官尽管上任只有三个多月,却已充分显示了“以人为本”。

  深入分析施政实际效果

  短短一百天施政,新一任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的司局长们,已进行近五十次地区探访。香港十八个区,平均每区约有三名司局长到访,这是史无前例的。

  其中,有一件事特别令人刮目相看。

  十月八日,二十个脊髓肌肉萎缩症患者和家人到行政长官办公室请愿,要求政府将美国一家药厂已生产并投入使用的,唯一治疗脊髓肌肉萎缩症的药物引入香港,列入公营医院为就诊者提供的药物名录,以援助香港脊髓肌肉萎缩症患者。脊髓肌肉萎缩症是罕见疾病,患者需长期使用呼吸机。去年底,美国推出一种新药Spinraza,可改善患者四肢活动,成效显著。但是,每年药费高达六百万港元,香港绝大部分患者无力承担。林郑月娥出乎请愿者期望,亲自接请愿信,并表示政府非常关心患者,会争取尽快引进药物,希望大家再给点耐性。

  新任行政长官这一举动,不仅展示出作为一名母亲,她具有较之均为男性的前任行政长官们更柔软的心肠,更重要的是,反映她愿意突破既有框框,考虑动用特区政府累积的巨额财政储备向特殊需要者施以援手。

  这种具体问题具体解决的深入细緻作风,正是“以人为本”的精髓所寄。不妨看一看最近一位时事评论员提供的一个例子,就能明白这一点。

  七年前,第二位行政长官在发表其任内第四份施政报告前夕,与传媒茶叙时称:香港的住宅单位总量超过家庭住户总数,反映香港不存在房屋短缺。几乎同时,政府负责房屋供应的局长在《信报》发表长文,以香港几乎无人没有居所为证,断言香港不存在居住问题。表面上,政府首长和主责官员的话都没有错,但深入分析,他们都错得离谱。

  首先是无视实际情况。实际上,在一部分居民拥有多于一个物业的同时,另一部分居民等待置业。譬如,青年结婚要置业,离婚一方要置业,这样的结构性问题,被人口和住宅总量的简单对比掩盖了。

  再以公屋为例,从二○○六年到二○一六年,公屋单位总量从七十一点七万增至七十九点一万,增加七万多个,公屋居住人口从二百一十二点九万人轻微增至二百一十三点一万人,仅增加约两千人。看数据,公屋不至于供不应求,但事实是申请公屋的“轮候”时间越来越长。

  更严重的错失是“凉薄”。以为只要人人有地方栖身就是解决了居民的居住问题,这是公然抹煞在居住条件上的贫富差距。住劏房岂能同住豪宅相提并论⁈

  可见,莫信“民心我心”之美言佳辞,必须深入分析施政的实际效果。

  要治本不能限于“派糖”

  另一个需要鉴别的,是真正贯彻“以人为本”不能停留于“派糖”,而是必须切实解决香港所面对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

  第二位行政长官善于“派糖”,曾开创给香港永久性居民(成年人)派发现金之先例。但是逾千亿港元的财政支出,没有让香港居民产生获得感,相反,第二位行政长官的民意支持率从高位插水式下坠。

  必须指出,政府不可能不“派糖”,但不能止于“派糖”。“派糖”是救急,是权宜之计,但对解决深层次结构性问题只能治标,必须制订和实施中长期治本之策。

  林郑的第一份施政报告不乏“派糖”新措施,例如由政府补贴居民公共交通开支,但亦注重“治本”。如企业利得税改为“二级制”减轻中小企业税负,提出推动创新科技的一系列政策措施。这是真正的“以人为本”。

资深评论员、博士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