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与回忆/徐贻聪

  二○一七年国庆刚过,中秋节的前两天,我的弟妹们带着大家庭部分第二代和第三代成员来京为我庆祝八十寿诞。聚餐大厅里突然进来一位客人,让我惊讶和感动,多年的回忆顿然群集脑海,难分次序和年代。

  进来的竟然是巴拿马华人总会负责人冯雅迪,而且是从巴拿马城乘飞机,拉着行李,风尘僕僕地迳直赶到现场的!

  他的到来让我记起,国庆日前,他曾在微信里问我何时、在何处举办八十寿辰的活动,并表示也在考虑参加。作为朋友,我就回覆相告,但建议他务必不要为此而来,因为毕竟太远,完全没有这样做的必要。不过,我也不相信他会真的为我的生日万里迢迢地专程来一趟北京。

  他却来了,还是从巴拿马城出发,经由洛杉矶、香港连续转乘飞机,马不停蹄地赶来,并给我带来一册他自己装帧的相册,收集了一些我在巴拿马工作期间的照片送给我,将于翌日经由原路返回巴拿马城。他的诚意和用心,让我何止是感动。

  我同冯雅迪先生相识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当时,我受派担任新华社驻巴拿马分社记者,于一九七九年底与首席记者一同从北京飞往巴拿马城赴任,接替即将离任的前任。冯雅迪是经常保持与分社联繫的少数华侨之一,因而很快同他开始交往,并逐渐加深了了解和友谊。在我们从到任后不久开始的一段长达近两年的时间里,首席记者被派往临近分社,总社只保留了我一个人在巴拿马,我同他的接触因此就更多、更经常,双方的关系也就更加密切。我记得,他经常在世界各地跑,有时半夜三更会从机场打电话,告诉我他刚下飞机,要我给他准备点吃的东西,可见他对我的信任和我们之间友情的程度。

  冯雅迪先生原籍浙江温州,是在七十年代初期从香港移居巴拿马的,在巴拿马的科隆自由贸易区从事中国产品的批发生意,小有成就。他广交朋友,同巴拿马方方面面的人士都有交往,了解并熟悉当地的社情,又很关心并热心巴拿马与中国的关系,对于我的工作和我孤身一人在巴拿马的生活自然帮助很大,可以称之为不可多得的挚友。

  冯雅迪侨居国外,但始终心怀祖国,并千方百计为国家效力。八十年代初,在他羽翼尚不丰满,家境也不很殷实之时,就曾利用关系,自己出资出力,在与中国尚无外交关系的巴拿马举办规模不小的中国经济展览会,还邀请时任总统、工商部长等政府要人出席,增加巴拿马人民对中国的了解,拉近两国的友好关系。其间,我给过他一定的帮助和合作。

  我在巴拿马工作期间,因为我国没有其他常驻该国的机构,分社需要协助联繫、安排、接待众多的各类往访的中国党派、民间、商务、文体等代表团。我一人“势单力薄”,常常“不可开交”,冯雅迪先生常是我的重要“援军”,协助我完成多种事项。尤其让我感动的是,他“义不容辞地”接受了代表团和临近使领馆在自由区採购物品的委託,洽价、包装、运输,还多次直接从自由贸易区赶往百多公里外的国际机场,协助办理移交和出关手续,有时甚至要求航班予以等待等多种无条件帮助,许多代表团都表示过感动和感谢。

  我在一九八三年离开巴拿马后,同冯先生的直接交往少了,但一直保持有可能的联络,也不时了解他的动向和作为。我知道,他的初衷未改,为国服务的热心未减。九十年代中期,他还争得“巴拿马驻华贸易促进代表处副代表”的职位,不拿巴拿马政府工资地为推动巴中关系尽力,歷时长达四年,致使自己的生意受到很大损失,但他对中国却毫无怨言。我听说,四川汶川地震后,他还曾怀揣巴拿马侨界的捐赠,带队亲赴现场,施以救助,并要求眼见落实。

  我思考,可能是我们都有一颗热爱祖国、愿意尽力为国家效力的心,又曾经让对方看到了实际表现和行动,才使得我们的友谊长久,心灵相通,互相尊重,也把对方深深地记在了心中。

  我对有这样一位华人朋友感到由衷地高兴,相信他会继续尽其所能地为推动巴拿马和中国关系的深入发展,特别是在他的多年夙愿得以实现以后,尽管他已接近“古稀”之寿。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