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手礼/李丹崖

  看到很多人写《心经》,都落款“某某某,沐手敬书”,这是对宗教的虔诚。看到远古时期的礼仪,饮酒须以袖掩酒杯,颈随杯动,一饮而尽,喝酒的姿态,倾注了浓重的仪式感。也看过武侠小说里的侠客,见面抱拳行礼,文人则拱手行礼,彬彬有礼,落落大方,浓缩了无尽的谦恭在里面。

  读唐人冯贽的《云仙杂记.大雅之文》,里面记述当柳宗元收到韩愈赠予自己的诗作后,“先以蔷薇露灌手,熏玉蕤香后发读,曰:‘大雅之文,正当如是’。”这份敬重,这份惺惺相惜,简直要甩“沐手”几条街,蔷薇上的露珠少之又少,晶莹剔透,且带有花香,十指捻动诗册,花香、墨香、熏玉蕤香、纸香或绢帛香,清爽怡人,这样的仪式,近乎诗。当然,这些都是旧时的文人才干的事情。

  今人还有吗?随着时光一路小跑,一路飞驰,或一路踉跄,太多的事情都被“轻装简从”,一路丢弃,丢到最后,发现两手空空,且落满尘埃,再想想灌手礼,感觉灵魂都是荒芜的。还是闲的时候,顺着时光的路跑回去,捡起一些“仪式感”的东西吧。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