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客蟹瘾/严 绫

  爱好美食的食家往往被人戏称为饕客,取其可与古时的四大神兽中最贪吃的饕餮相提并论之意。我作为一个饮食上相当挑剔的人,虽不善烹饪,倒也勉强算是一个饕客吧。那么,对于一个为食的饕客来说,在这秋意渐浓的日子里又怎么能少得了螃蟹来过过嘴瘾呢?倒也不拘于蟹的品种,大闸蟹也好,青蟹也罢,即便是水蟹也在秋天里变得格外肥美。

  正所谓秋风起,蟹脚痒;菊花开,闻蟹来。古人爱蟹丝毫不亚于现代人,有诗云:“美如玉珧之柱,鲜如牡蛎之房,脆比西施之舌,肥胜右军之脂。”对于爱吃螃蟹的人来说,这样的赞美是一点都不夸张的。

  吃的螃蟹次数多了,就会发现螃蟹这东西是需要跟时节吃的:中秋国庆这段时间的螃蟹最好吃,蟹肉紧实,蟹黄丰满,每一口都让人大呼过瘾。太早或者太迟吃,蟹肉太少,吃螃蟹有种嚼空壳的感觉,找蟹黄更是如同寻宝,实在是没意思。所以哪怕螃蟹早早就上市了,我还是耐着性子等中秋国庆到来,就为了吃最美味的螃蟹。

  挑蟹我是不懂的,所以我尽量在螃蟹最好吃的时候吃,因为基本能保证随便抓一隻螃蟹都是肉满黄多的。但是每次吃蟹的时候,我还是喜欢挑一挑,反正蟹黄能保证,就挑个头大小均匀的,煮出来比较好看。个头均匀的螃蟹,更加赏心悦目,更加令人食欲大增。

  尽管我是个无辣不欢的人,但是吃螃蟹我还是更喜欢清蒸,固执地相信原滋原味才是最好滋味。不过,调料还是必不可少的。蒜瓣切蒜末,薑切丝,红色小米椒切碎,香菜切碎,装入玻璃碗中,倒入生抽、陈醋、料酒、花生油,淹没至薑蒜红椒香菜一半左右,搅拌均匀,静候十分钟左右。一碗香辣爽口又好看的调料就做好了。吃蟹的时候,既可以不沾调料吃原味清蒸螃蟹,也可以蘸着调料吃香辣螃蟹,说是快活似神仙也不为过。

  最开始吃螃蟹的时候,我是不懂吃螃蟹的,尤其是吃蟹脚,蛮力咬,基本吃不到蟹脚里的肉,只能吐掉。后来还是朋友告诉我如何吃蟹:先折蟹脚吃,咬着关节联合处一折,然后一拖,蟹脚里的肉就完完整整地出来了,蘸点调料。吃完蟹脚后,再吃蟹斗。虽然我偶尔还是没法把蟹脚里的肉拖出来,但是这样吃蟹也增添了不少吃蟹的趣味。

  螃蟹寒性大,吃多了并不好,一次两、三隻就差不多了。以前我喜欢按人头煮上几隻蟹,配上其他菜同吃。但是螃蟹吃起来麻烦,即使一次只吃两、三隻,也是件挺费时的事。如果先吃菜,那螃蟹就冷了,不如趁热吃好吃;如果先吃螃蟹,菜又冷了,吃着也难受,螃蟹到底不顶饱,所以还是饿着肚子。后来我便想了个方法:先做好别的菜端上桌开吃,螃蟹上锅蒸。等到菜吃得差不多了,螃蟹也好了,将螃蟹端上桌,盛螃蟹的碟子下放着装了一半蒸螃蟹的沸水。然后和友人慢慢地掰蟹脚,吃蟹黄,吃到最后,螃蟹也还是热的。这个方法,既让大家吃饱了,也享受到了螃蟹的美味。

  之前看《红楼梦》,大观园里的宝玉、黛玉、宝钗等人开了蟹菊宴,一堆人就着热酒吃着螃蟹,大家以菊为主题作诗,吃蟹场景活灵活现,才情四溢风雅非常,让人心神嚮往。而丰子恺写的《忆儿时吃蟹》中,天井缸里养肥蟹,中秋月夜一家人围坐一团就着月色吃蟹,从月出吃到月落,也是有滋有味。

  书中古人能将螃蟹吃得这么风雅趣味倒也让人生羡,俗人如我,吃秋蟹也就一饱口腹之欲,到底不够附庸风雅。但即使如此,我仍旧觉得,若是秋天不吃上几隻肥美的螃蟹,实在愧对饕客的头衔呢。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