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的“奢侈品”/徐海娜

  很多人有钱了就追求享受“奢侈品”,然而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他/她的“奢侈品”是什么呢?问孩子们最想要什么,无非是“时间”,是一个没有作业的假期,是一个什么也不用做的下午,是一段无忧无虑、不受干扰、自由玩耍的时光……

  有一天下午,我路过花园里的一片沙地,有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男孩独自在沙地里玩着。他的家人,可能是祖母吧,远远地坐在一块石头上乘凉。那男孩子还从周围捡来不少枯落的树枝和破败的叶子,堆在沙子上,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

  我办完事情回去的路上,再次经过那片沙地,那小男孩还没有走,但是沙地上原堆着的枯枝败叶竟摇身一变,成了一座拱形桥。那些枯枝的弧度选的刚刚好,犬牙交错着,搭配的叶子也不是胡乱摆上去的。一眼看过去,倒有一种野性的艺术美。

  我想这孩子算是幸福的了,有这样大把的时间自由玩耍和自由创造。很多他的同龄人并没有这样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在沙地上。因为他们有时候比大人还要忙,上各种兴趣班,回家做的无数练习,早已经将他们的玩耍时间“碎片化”。比如学习半小时,玩十分钟;上完兴趣班,可以玩二十分钟等等。还有的孩子从小的玩耍时间就是被精确计量,有的孩子可能能拥有一次一个小时,一次两个小时,就算得上是“拥有玩耍时间的富豪”了。

  然而我们这一代人小时候却并非如此,至少小学阶段和小学之前的阶段都有很多闲暇时光。只是没想到,这样自由玩耍的时间,如今对于现代都市的孩子们来讲,倒成了“奢侈品”。

  现在我依然能够记得,小时候,有一段时间,隔壁人家在施工,门口堆着大量的沙子。我和弟弟就在这“沙子山”上玩,我们挖了很多洞,把手臂整个伸进去,想要挖到最深。或者挖几个洞连通起来,想像着自己变小了在里面遨游。

  有时候淋过雨,沙堆外层虽然被夏天的毒日头快快地就晒乾了,但里面却是湿的,沙子黏在皮肤上有一种湿漉漉的舒适感。玩腻了沙子,就改用黏土来捏出各种小碟子小碗。一时腻了,还可以推个铁环满街跑。

  弟弟的兴趣不同,老喜欢探究事物内部的奥秘,一次还差点把一隻麻雀给解剖了。街坊的孩子们也经常闲来无事就呼朋唤友地大玩一场,追来逐去,熙熙攘攘,那叫一个热闹。

  等渐渐大一些,小学年龄的女孩子们常常聚在一起跳皮筋、踢毽子,花样也极多,只要能聚在一起,什么游戏都是百玩不厌的。男孩子们就攀山越石,树上河里的折腾,大人们也不甚管。

  然而现在很多孩子,无论单独自由玩耍的时间,还是和小伙伴自由玩耍的时间,都不甚多了,并且还变得日益稀缺,简直到了不得不珍惜的份上。

  有的父母为了把孩子打造成心目中的“资优生”,捨得花费重金。然而佔用孩子本该玩乐的大量时间培养的也许只是“绩优生”,而非真正的“资优生”。真正的资优最重要的一点是“内心要有持续的热情和创造力”,没有大量自由玩耍,心性不自由,何谈热情与创造力。

  可是一说到玩,成人们必要祭出“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句老话儿来。却不知道童年时候不努力地玩,到老时回首却也是要嘆息的!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