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他深深鞠一躬/白头翁

  图:伦敦海格特公墓里的马克思墓 资料图片

  天阴云重,让人感到丝丝凉意入怀来。湿漉漉的黄叶从高高的树枝上无声地飘落下来,但仍有几簇野花在枯黄的衰草中顽强地透出翠绿,不由让人想起刘禹锡的两句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伦敦海格特公墓静谧肃然,铁栅栏门前有几株墨绿苍翠的老松,守门的是一位白髮苍苍的老太太,仁慈安详,老者风范。淡蓝色的眼睛里透着认真执著。老人家一丝不苟地在检查入墓地的门票,像履行着一桩极其神圣的使命。

  海格特公墓是伦敦最大的公墓之一,据说这里安葬着十六万多名故人,其中有不少名人,英国伟大的物理学家法拉第就葬在这个公墓。海格特公墓在世界出名的原因之一是卡尔.马克思葬于此地。进公墓要收门票,最初每人六英镑,不许带照相机。随着冷战结束门票价格也降了下来,每人仅要三英镑,如果带照相机,每台加一英镑。参观公墓还要票,带相机还要收费,这真是英国的规矩。

  墓地很大,老树参天,野草丛生,幽静得似乎连一声虫鸣鸟叫也听不见。秋风萧瑟,一派墓地特有的寂寞凄凉。碑墓林林总总,这里安放着十几万个灵魂,他们的躯体可能早已化为泥土,但那些墓碑上的记载却分明在告诉每一位来海格特公墓的人,他们还存在,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在期盼着什么……你会情不自禁地蹑手蹑脚,轻轻地从他们身旁走过,彷彿怕惊扰了他们。

  我们是专程来瞻仰马克思的。

  我第一次“认识”马克思大概是在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去校务办公室,看见办公室的后墙上挂着五个人的彩色相片,高年级的同学告诉我们,他们是马、恩、列、斯、毛。毛主席我们当然认识,他是人民的大救星,学唱《东方红》是我们入学教育上的第一课,再往前说刚牙牙学语时就喊毛主席万岁了。列宁和斯大林我们也见过,那时候我们都爱看连环画,“小人书”上常有两位伟人,学校还组织我们看过苏联电影《以革命的名义》,长着山羊鬍子光着大脑门的革命老爷爷就是列宁。但那两位大鬍子却甚为眼生,我们站在照片前细细端详。搞不明白他们是谁?为什么要留那么浓密的鬍子?我们瞪大眼睛盯着看,那么浓密那么长的大鬍子都堆在嘴上,他们说话累不累?他们怎么吃饭?怎么刷牙?要是喝稀粥或流鼻涕沾在大鬍子上怎么办?一群天真无邪幼稚可爱的小伙伴甚至讨论过五位伟人的一种现象,为什么毛主席就不长鬍子?为什么斯大林留着八撇鬍,列宁留着山羊鬍,而马克思、恩格斯都留着狮子鬍?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规律?问题一个接一个,虽然没有一个问题最终得到解答,但马克思和恩格斯却都因为他们长着出众不俗的美鬚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以后总想方设法到校务室看看那两位大鬍子。

  长大了以后,再看马克思他老人家好像看出一点味道来了。怎么看怎么觉得他老人家像一头唤醒百兽的雄狮,那蓬松炸开威武雄浑的鬍鬚与一头飘飘欲仙的捲曲长髮天然一体,浑然壮哉。他真是一头雄狮,威震四方的雄狮。若干年后我参观一千三百多年前唐乾陵时看见了那隻昂首啸天阔步朝阳的巨大石狮,我才真正理解为什么中国自古以来以龙虎并排,但真正镇宅镇宫镇天下的形象是狮,是雄狮,雄狮是中国数千年推崇的镇百邪率百兽的王。

  守门收票的那位老奶奶十分自信地告诉我们:凡是集体来这里的中国人都是来瞻仰卡尔.马克思的……

  沿着一条弯曲的小路,踏过湿漉漉有些泥泞的枯草落叶,我们来到卡尔.马克思的墓地,这是最早安葬他的墓地。公元一八八三年三月十四日下午二时四十五分恩格斯又来到马克思的住所。在马克思病重的日子里,恩格斯天天前来探视,他把伦敦最有名的医生请来为马克思看病,希望能缓解马克思的病痛。每天下午,恩格斯都挂念着老友,放心不下,他都从自己家走到马克思住所前的半圆形花坛边,惴惴不安地看看马克思屋子里的窗帘是不是已经放下。如果放下了,他就放心了,那说明马克思睡了,可能已经睡着了。

  但死神还是迈进了这所房子,当恩格斯走到楼上看望马克思的时候,他惊愕地发现马克思躺在书桌前的安乐椅上,已经安详地永远地睡着了。伟大的马克思走了,就那么平平静静地走了,无声无息地走了。书桌上还放着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的手稿。恩格斯向马克思的战友发出讣告上有一句重若千钧的话:“我平生所知道的一颗最强有力的心停止了跳动……人类失去了一个头脑,而且是在当代所拥有的最重要的一个头脑。”

  卡尔.马克思在伦敦病逝后就葬在这里,这里和周围星罗棋布的无数墓地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比旁边几座墓地还显得凋零简陋,当时来送葬的不过七八个人,都是马克思生前最忠实的朋友。这个地方很窄小,站七八个人就会显得有些拥挤,可以想像当时的葬礼非常简朴,非常低调。据说这是遵照马克思的遗愿,这个大鬍子至死都没有低下他雄狮般高贵的头。但恩格斯在他墓前的送葬辞却光焰传万代,尤其是那句让人刻骨铭心的格言:“千百万革命战友无不对他表示尊敬、爱戴和悼念,而我敢大胆地说:他可能有许多敌人,但未必有一个私敌。”

(上)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