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网络密码的城市/陆琴华

  女儿到一座城市上班,那座城市距离我所在的城市很远,千山万水,就算坐飞机也不是说到就到。女儿一到那座城市,把住的地方,也就是出租屋一定下来,就要给我,还有她妈妈打电话。手机一摸出来,女儿没有及时打电话,而是犹豫了一会儿。女儿还在我们的那座城市,打手机有很多优惠,到了很远的那座城市这些优惠都随着她跨过千山万水不復存在。要给我们打电话,不用说要无端破费不少话费。别看女儿是在蜜罐里长大的,没吃过苦,没受过罪,可天生爱节约,在家时,能省则省,不能省也得节约着做,浪费似乎在女儿的字典里找不到。女儿拿着手机找到房东,房东是一对中年夫妇,出租屋有电视,有电脑。女儿问房东:“你们家的网络密码是什么?”原来女儿要通过手机 跟我们视频。房东夫妇听了女儿的话,先是一愣,后很快恢復了正常,说:“我们家网络没有设置密码。”女儿打开手机,果真她的手机已经自动连上房东的网络了。女儿所在城市的所在企业有几千口人。楼房一栋栋,办公室一间间,也都有网络。不过公司严格规定工作人员上班期间不能玩手机。不过,打接电话还是可以的。那么公司里的网络密码是升么呢?跟女儿对面上班的一个员工说:“公司网络没有设置密码。”那个员工就说他来这里上班十几年了一直都是这样。女儿把手机掏出来看看,果真不知什么时候手机已经有网络了。

  那座城市物价比较高,刚刚上市的水果要一二十块钱一公斤,女儿在超市里见了,直伸舌头,嫌贵。到了晚上,那些水果之类的副食品的价格一下子又跌到了谷底,便宜得让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女儿就想:早上的价格是不是针对一些富人的,晚上的价格又是照顾穷人的呢?女儿常常下了晚班逛超市买便宜货。在公司上班时不能玩手机,下了班,逛超市,你就是把手机打爆了也没人管你。问题是超市里的网络密码女儿不知道。一次,女儿买了很多便宜货,引得超市导购都有些吃惊,女儿走近导购,悄悄问:“请问你们超市里网络密码是什么?”超市导购温和的笑笑,告诉女儿他们的超市网络一直没有设置密码,顾客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女儿大学毕业,先在我们所在的城市上班,那家单位也是楼房一栋栋,办公室一间间,网络都设置了密码,单位以外的人根本没有办法分享她们单位网络的便利。何止是女儿原先的那家工作单位?有智能手机的人,只要来到一个地方,周围有网络信号真的不少,可是没办法用上他们的网络,因为他们一个个也都精心设置了密码。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网络把远在天涯海角的人能拉到眼前。可是密码把本来相聚很近的人又远远的隔开了,不愿意让自己拥有的东西来让别人去分享。一次,女儿又跟我们视频了,开口第一句话就是:“爸爸,妈妈,把我们家的网络密码也取消了吧。”女儿说让那些经过我们家门口的人想打视频电话也不用使用自己的流量了。那个时候,妻子还经营一个小吃店,妻子也把小吃店的网络密码取消了。

  女儿现在工作的那座城市不要说很少见到不文明的行为,就是大街小巷也难以见到一个纸屑,到处都是文明祥和,健康向上,置身于此中,心里都是满满的暖意,很少有漂泊异地那种孤独和凄凉之感。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