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致老年──感受生命之美/刘淑萍

  九百多年前,时任杭州太守的苏轼给时任两浙兵马都监的刘季孙(字景文)赠了一首七绝。苏轼和刘交好,二人常以诗歌唱酬往来,正是因为他的竭力推荐和保举,刘季孙才得到了那次小升迁。为了给时年五十八岁的刘季孙以鼓励,他写下了《赠刘景文》:“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橘绿时。”苏轼说,人到暮年,难免有潦倒失意之感,但请你不要忘记,虽然荷花开尽枯萎,已没了遮风挡雨的荷叶盖,菊花也凋残了,但还有那凌霜挺拔的枝干。秋冬季节,虽说萧瑟冷落,但橙黄橘绿,硕果纍纍,正是一年中成熟丰收的好时节……此诗把对刘氏品格和节操的称颂糅合在对初冬景物的描写中,在特别容易“悲秋伤春”的古时文人诗词中别具一格,抒发了作者的广阔胸襟和对同处窘境中友人的劝勉和支持,託物言志,意境高远。

  苏轼的《赠刘景文》在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读者无不从中受到启迪:那些年华渐老,但有理想有抱负的读书人,未尝不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虽青春不再,但人生成熟,仍可大有作为,切不可妄自菲薄,意志消沉。歌德说:“成为老人的艺术算不了什么,真正的艺术在于战胜衰老。”是的,我们回不到过去,明天的我们,又将比今天凋萎,那么,就让我们带着几分执著几分馀热,继续昨日的追梦吧,就让我们带着几分庆幸几分无奈,宴享今天的幸福吧。

  有句流行语:人生禁不住“三晃”,一晃,大了;一晃,老了;一晃,没了。这是感嘆人生的短暂,如果我们仅仅只注意到“三晃”将让所有人的生命灰飞烟灭,那就真的悲催了。年龄不饶人催人老,但同时岁月也给人沉淀了智慧,沉淀了爱的能力,让我们学会思考,学会感悟,学会珍惜,学会捨弃。千万别说“余生也晚”,千万别说“赖活等死”,千万别说“土埋到了脖子上”。殊不知,歷史上的“老年”标准一直在变,苏轼说“老夫聊发少年狂”时只有四十岁,放在今天真可申报“杰出青年”,而那时,他却在世人公认的老年范畴,更不用说被赠诗的五十八岁之刘景文了。

  老有作为的确大有人在。古时有出使匈奴到老不变节的西汉苏武,定军山下一举斩落曹操大将夏侯渊的老将黄忠,隻身前往回纥签订和平协议的老将郭子仪,百岁挂帅的女将佘太君……而今,台湾赵慕鹤先生,六十六岁退休,七十五岁当背包客游歷世界,八十七岁重返大学校园,九十三岁到医院当义工,九十九岁取得硕士学位,一百岁时书法被大英图书馆收藏,一百○五岁时出版畅销书(口述)……

  德裔美籍人撒母耳.厄尔曼七十多年前写了一篇只有四百多字的短文《年轻》。文中说:“年轻,并非人生旅程的一段时光,也并非粉颊红唇和体魄的矫健。他是心灵中的一种状态,是头脑中的一个意念,是理性思维中的创造潜力,是情感活动中的一股勃勃的朝气,是人生春色深处的一缕东风……”成千上万的读者把它抄下来当作座右铭收藏,许多中老年人把它作为安排后半生的精神支柱。美国的麦克亚瑟将军将《年轻》影本放在办公桌上,文中的词句常被他在开会作报告时引用;日本松下公司创始人松下幸之助说:“多年来,《年轻》始终是我的座右铭。”

  蜚声海内外网坛,被誉为继张爱玲、虹影之后的第三代海外华裔女作家,小说《蜗居》的作者六六希望拥有一个不被人同情的老年,她说:“人在老年的时候,也许体力不如年轻人,但经验是财富和宝藏,也许记忆力不如年轻人,但智慧却无可比及──前提是你从未放弃过学习。”她还在学英语,读博士,著名主持人乐嘉惊嘆:“你每天都在学习,怎么有这么大的动力?你到底想干嘛?”六六回答:“我想在自己年老的时候,依旧能感受生命之美。”

  愿我们每个人在年老的时候,依旧都能感受生命之美!岁岁重阳,谨以此文致老年读者,致自己。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