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够钱坐车的人\黄澄

  图:电影《受够了!我要炒老细》中的魔鬼上司(左)动辄向下属恶言相向\作者供图

  街上有人向你索取金钱,你给还是不给?“我欠几元乘车,你可以帮帮我吗?”这是常见的对白,有时他们还会手执几元做道具。以前的我只要身上有零钱、十元或二十元纸币都会毫不犹疑地递出去,只是未豪爽到百元大钞的地步。我是个冒失鬼,忘记带手机、钱包、提款卡、八达通或以上全部是等闲事,做学生时更试过因计错数而不够钱乘车回家。若离家不太远,还可以徒步好几个车站的路程回家;若离家很远,甚至在对面海,就只好硬着头皮问人借钱。没错,我是真心诚意问人借的,我每次都会问人拿银行户口号码或手机号码。不过,也许对方不在乎那少许金钱,抑或担心留下个人资料,我可是从没成功还过钱。(绝非鼓励街头借钱!)

  大概出于同理心,我通常都愿意“借”钱给街上开口的人,直至被途人告诫:“骗人的,不要给!”我半信半疑,但禁不住留意那“骗子”的举动,岂料她“借”钱不遂竟用粗言秽语破口大骂,我看得呆了。祈福党或假冒快递公司之类假若行骗成功,可能最少都有四、五位数,但骗车钱党一天可赚多少钱?会不会连乞丐的收入都比不上?到底是什么驱使他们不顾尊严?真是贪那一点点财?还是生活太逼人?抑或染上了赌瘾、毒瘾?真相不得而知。

  这天看了一齣日本电影《受够了!我要炒老细》,单看片名也知道主人翁被公司欺压得几乎走投无路。我一方面慨嘆打工仔不易做,另一方面庆幸香港(应该)没有这么彻底地践踏下属员工的老闆,毕竟在香港转工跳槽相对容易及易被接受,“鱼不过塘不肥”某程度上是对的,不少公司更要增加薪金及福利来留住得力员工。步出戏院再吃过宵夜,已是凌晨十二时,我独个儿在巴士站等车,一个浑身烟味的男人向我走来,他手上拿着几元和一张纸,我没看清楚纸上写了什么,也没完全听到他说什么,但肯定最后说的是“我欠几元乘车”。我不禁联想起片中的男主角,他得到“天使”打救(不剧透),但这种情节难以实践,我带点害怕地退后了两步。那个男人尝试找其他人,但当时路上行人稀少,他又回来找我,我又再次退后。终于,巴士来了,他拿着纸向司机说了一堆话,然后投下手中不足以支付车费的几块钱进钱箱。司机没作声,算是一份同情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